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世博预展亲历记  

2010-04-29 23:20:05|  分类: 九月九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九月九 

24日早上 7点出发,22点17分到家。15小时的世博游,共参观了 5个馆:意大利馆,地球馆(预约),香港馆,中国馆和国家电网馆。观看了晚上7点半,在世博中轴的北端,临近黄浦江边的音乐喷泉,欣赏了园区美丽的夜景。15个小时中,其中有约1个小时在不同的地方坐下休息,包括在餐厅的半个小时就餐。其余的14个小时,不是在走路就是在排队。运动量之大,大概只有几十年前在永丰上山下乡时有过了。可那时只有20来岁,现在是60岁了,25日只好在家休息了。 

      

尽管前一天晚上,电视里提醒大家尽量避开后滩,我和太太还是反其道而行之,义无反顾地选择了8号门,并且选择了世博公交专线,而放弃了轨交。虽然挑选世博公交专线,要额外支出出租车费用,但是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当我们在8点钟抵达8号门时,只有2百来人在大门口排队。

 

8 点30分,园门打开的一刹那,已经没有了排队的痕迹,大家蜂拥而入。我们一路急奔,来到安检通道前。 8点40分,安检通道的主大门打开,大家有序地进入了回形排队栏杆里,我数了数,太太是第35位,我是第36位。这是我见到过的最为壮观的安检,一溜18个安检通道,外加回形排队栏杆,占地面积上千平米,旁边的一位忍不住说了一句,真像走迷宫啊。

 

 

礼宾式安检

面对我们的是严阵以待的安检人员和警察,气氛有点严肃。9点整,安检门打开,每次放两个人。速度还是很快的,进入安检门前,有服务人员不断提醒待检游客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放入包中,可以缩短安检时间,到了等待线前,又有人再次提醒,我看到太太的包放入安检机器,然后通过安检门,安检人员,以极快的速度舞动安检棒,5秒钟就搞定。轮到我时,安检棒在经过我衬衣口袋时发出声后,安检人员以甜美的声音问道:“有东西吗?”,“是我的药。” 我以不好意思的语气答道。安检人员报以微笑说:“好了,请吧,祝你愉快。”,其实在整个5秒钟的贴身检查中,这位安检员以极快的速度,极甜美的声音说了大约7、8句话,句句都极为得体,极为友好。这与在很多机场遇到的冷冰冰的安检有很大的差别!

安检结束时,还意外地得到志愿者送上的中国馆预约券,时间是12点后的下午票,真是“早起的鸟儿有食吃啊”!

 

也有失算时

在等待安检时,我一眼就看到了“USA”展馆,想起头天晚上的电视字幕“美国馆开放时间9点30分到12点”, 于是决定直奔美国馆。但是,兴冲冲而去,却被告知,“今天不开放”。看来预展时的信息,确有不准的时候。随后去了临近的加拿大馆,外形很奇特,好像有点炫耀“大家拿”这个国家不缺木材的味道。看到尚在施工,只好在广场上的藤椅上坐下,给单位里几个抽签得到预展票的同事打了几个电话,问问他们的情况,因为单位规定要通报本部门去看预展的情况。

 

在加拿大馆的对面是“加勒比共同体联合馆”,倒是开放的,参观的人不多,不要排队,但是看看诺大的外观,反而想先不去了。一来,我们已经准备了10几张票。以后还要来,不想一个上午就泡在一个馆里,二来,还约好了要与我们的一个亲戚会面,恐怕时间上来不及,于是决定先去欧洲馆展区与亲戚见面。

 

 

路过预约机

在欧洲馆展区,有不少的预约机,路过了几个,没有去预约,因为预约的是六个主题馆,在我的功课里,主题馆是放在正式开馆后的。但是禁不住老是路过,又不要排队,就去试了试,也好为亲朋好友以后的参观作个介绍。预约很简单,有志愿者帮助我们操作。但是6个主题馆,每天只能预约一个,到底选哪个好,还真是一个难题。情急之下,匆匆选了个“地球馆”,入馆参观时间是11点-11点45分。

 

在欧洲区

从美洲区的方向过去,首先看到的是立陶宛馆,又看到了身高马大的俄罗斯馆,一片洁白,上部是典型的俄罗斯风格的装饰。几个工人正在忙碌中,有点担心俄罗斯馆能不能按时完成装修和布置,没有想到,我才刚问了半句,工人就信心十足地说:“5月1日前绝对完成。” 看来,虽然只有大约4四分之一的展馆参与了预展,但是,相信到了5月1日,一定会一切就绪的。

 

路过卢森堡大公国的展馆,看到不大的馆前排队的人很多,就直奔意大利馆而去,因为看到的是意大利馆前,虽然也是有人排队,但是这是个一直在缓缓“流动”的队伍,果然,我们排队不到20分钟,就进入了大门。很巧的是,还在这里碰到了我们的亲戚。30万人中,居然不期而遇。

  

 

 

我的世博第一馆

意大利看来很体谅世博会组织者,虽然二楼还在布置中,但是还是参与了预展。不过一楼展厅陈列的都是意大利的产品,从老爷车到意大利的皮鞋,红酒,服装,乐器和面条,应有尽有,似乎像个展销会,只有一个展厅的天花板还与本次世博的主题有点关系。不过二楼还不能参观,不得其祥,不敢贸然评论。

 

 “啊,意大利女人比姚明还高吗?”这位老兄“蒙”了。

 微缩版的乐器挂在了墙上,有点匠心独运的创意。

 

出来后,欣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可以看出园区的设计者,还是很有情调的,可以说用足了心思。让游客不由产生了“外面比里面还值得留恋”之感。

 

信步荡漾在欧洲区的大道上时,已经是10点30分了,游人很多了。法国馆和德国馆的排队队伍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我们干脆开始欣赏各个展馆的外形了:如塞尔维亚那五颜六色的形如啤酒箱的外装饰,西班牙的看似施工保护用的柳条板,英国的宛如帽子的玻璃纤维,瑞士馆的酷似玫瑰花的太阳能电池板,等等。“博览”两个字,在这里也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地球馆

问问了志愿者去地球馆的路,说是与中国馆相邻。本来是可以看指示牌或看导游图的,可是看看那无处不在的志愿者,就选择了志愿者。我们一行三人,走走停停,拍拍照片,又一个地方小歇片刻,吃了点自己带的干粮,本来只有20分钟的路程,却用去了一个小时。看看已经到了主题馆,却被告知,要穿过主题馆的大厅,到主题馆的南面,才是入口。这时太阳很猛,大家也都有点累了,但是被预约套住了,没有办法,只好看看近在咫尺的“城市生命馆”,穿过将近100米宽的大厅,又走了50米,来到了入口,通过那考验你脚力的回形通道,又回到了大厅里面的地球馆大门。地球馆很值得一看,里面的影与声的组合,一定会给你留下难忘的记忆。

 

 

香港馆

离开地球馆已经是午后1点了,路上恰好看到有人被烈日烤倒在地上,很快就有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赶到,问长问短,体会到了组织者的周到与不易。

 

赶到中国馆门口一看,好家伙,多少年没有见到“人山人海”的场面了,今天又遇到了。秩序倒是蛮好的,但是排队实在太长,尤其在队伍的末尾,大家都是身贴身的,不想去凑这个热闹了,还是等会再来吧。

 

很想先去别的地方看看,无奈同行的两位已经用“沉重”脚步在提抗议了。想想也是,从7点开始,已经过去6个小时了,几乎没有歇过脚。而且,工作人员反复说明,中国馆每天只发5万张票,大喇叭还一个劲地告诉你,没有预约是不能参观的。于是决定先就近休整,再吃点东西,喝点水,养足精力。正想回到世博中轴去就餐,忽然看见边上的香港馆有个门,不时有人进去参观。于是与工作人员商量了一下,把我们三个人放了进去,里面确实人不多。在一楼先玩了个无线发送即时照,又到二楼玩了玩小游戏,后到三楼看了看现代“拉洋片”,虽然都是小制作,但也给了我们一个避开外面烈日当空的好去处,出门时,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又赠送了个环保袋。

 

 

这可不是望远用的,而是 现代“拉洋片”,上海人也曾称为“看西洋镜”。

 

中国馆

 

从香港馆出来后,把我的同伴安顿在澳门馆附近一个可以遮阳的地方,我就带了个空的饮料瓶去了中轴,想找个饮水点灌点水,或是买点矿泉水或纯水。没有想到中轴是没有饮水点的,倒是有可口可乐店和伊利店,但是都没有水,只有饮料,我们三个人偏偏都不喜欢饮料。打听了几个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告诉在阿拉伯馆附近有饮水点。只好迈开大步,从中国馆的后面穿过去,没有想到在中国馆后面的移动厕所附近,就看到了饮水点。喜出望外下,赶紧低下头,按住按钮,想先把自己灌饱了再灌瓶。没有想到,压力不够,水在接近水嘴的地方就拐弯了,无法用嘴喝。想想还好有先见之明,从家里出来时带了两个空的饮料瓶,否则,只能望“水”止渴了。一个心得体会是,虽然不能带水,但是一定要带个空瓶子,看见饮水点,就要把自己灌饱,还要灌满瓶子。烈日当空,可以饿肚子,但不能没有水。

 

 

回来后,听同伴说,刚才有个小孩子被挤倒在地上。我想起了刚才在香港馆的三楼看到的一幕:7,80名武警跑步来到中国馆前,加入了中国馆参观者排队的末尾维护秩序的行列。原来是有人被挤倒在地了。其实,这种事的发生太难免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家经过5-6小时的走路后,体力有所不支,稍微被挤,人就会不由自主地靠到别人的身上,再来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有事故。 

 

 

其实,办法还是有的,比如,可以把排队的地方改在中国馆的空地较大的东侧。因为,在西侧还有澳门馆和香港馆,很多人搞不清哪个队伍是中国馆的。还有,预约的票面的时间跨度太大,很多人会把“12点后”,理解为接近12点的某个时段,唯恐来晚了,票子作废了。如果票子上写明了12-13点,13点-14点,可能会由此缩短排队的长度,也可以减少意外事故发生的概率。其实,我在17点左右从中国馆出来时发现,根本无需排队了。从17点到21点的时间段里,这4个小时里中国馆应该还可以接待2万人。即使这样,与每天40万参观者相比,还会有30几万参观者,只能看看中国馆的外貌了。真想给组织者提个建议,先把中国馆的参观券发给外地游客吧。中国馆里,光是国宝“清明上河图”就让人不虚此行!外地游客一定要起早啊!

 

 17点后,不用排队了!

 

说到中国馆的外貌,网上还流传着不少坊间传言,这里就不赘述了。但这个外观还是让每一个看过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的人,不由想到那就是个侠客好汉推选武林盟主的地方。一位游客则十分肯定地说,这是历史上楚国建筑的典型风格。从预约票上特意印制的繁体字“华”,似乎可以看出中国馆的外形寓意。但是,外界权威的说法是寓意“东方之冠”,或是“天下粮仓”。

 

在排队等候的时候,我站在一个队伍的首位,同一名志愿者交谈后得知,中国馆的内部结构是13层。居然是13层,或者说,又是一个13。一个我很熟悉的数字,不多不少,恰好是13。不,这绝不会是巧合。我想起了我们连队网站(http://www.haoyun.mysoftplus.com)的导语中提到的一段话:13是个天赐的高贵数字。佛教认为,13这个数字代表功德圆满,是万事万物的最高境界。如同明黄色只有天之骄子皇帝才能享用一样,13在佛教里,是最高权威的象征。

 

中国馆的设计者,都是些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人,领头的还是位年逾七旬的老院士,在给在中国馆注入中国文化元素的时候,一定是想到了这一点。中国也到了从大国到强国的时候了,“东方之冠”指日可待,就是世界之冠,也可能只在“弹指一挥间”了。38年后,当中国再举办世博会时,中国馆的造型,恐怕要用到巍巍昆仑,或是珠穆朗玛了。

 

从中国馆出来,大概不到17点30分,听到大喇叭在广播:泰国馆的参观者很多,排队可能要等3个小时。我们决定今天的参观到此结束。一转身,总算第一次看到了大屏幕,看到的这样的信息,以后恐怕这样的信息少不了。

 

 

 

又见“罗森”

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就想找个地方吃饭,回到中轴,发现了个“罗森”,想到我的照相机的电池快没有电了,就进去看了看。没有想到,我午后找了半天的水,却在这里看到了一大堆,赶紧来了两瓶,因为我们计划晚饭后在中轴活动,看看夜景,而中轴附近没有饮水点。又想买5号电池,售货员却告知5号电池售罄。看来,我还是准备不足啊,小看了这30万人的消耗量,更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人也在用配备5号电池的照相机。

 

在门口又看到了“罗森”的特色:一个架子上放着3台微波炉。但是,看到货架上18元一盒的盒饭,却一点食欲也没有。我们决定在附近找个好点的餐厅,慰劳慰劳自己。可是去了几家,都不甚满意,没有一点胃口。正准备离去时,却听见走过的人在说,今天的饭菜还不错。赶紧请教,得知在中轴的最下层有个餐厅。于是,乘电梯下到底层,果然吃到了香喷喷,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在这“饥不择食”的时候,还有什么比“热”和“快”这两个字更有诱惑力了?

 

出了餐厅,回到中轴的高架路上。风很大,吹到身上还是有点寒意的。举目四望,游人少了很多。

 

夜压中轴高架路

走在高架路上,我们两人又来了精神。亲戚由于没有中国馆的预约票,2点左右就回家了。第二天来电话,一个劲地说腿累坏了,原来是穿了双不适合走路的鞋。

 

多年没有压马路了,今天借光压压世博的中轴高架,感觉很不错。两边的路灯早已亮起,很多展馆虽然白天没有开馆,现在却也加入了试灯的行列。放眼望去,一片灯海。五颜六色,光怪陆离,把整个园区打扮地格外妖娆。阳光谷的灯饰也开始点亮,还不时变幻着图案与色彩,比马路上的霓虹灯好看多了,一个个看上去真有点夜光杯的感觉,或是火树银花的感觉。忽然想到,今年盛夏到这里乘凉该是个不错的点子。

 

 

 

喷泉广场

 

不知不觉中,我们沿着高架来到了喷泉广场,向西看到是卢浦大桥,宛如一道彩虹,挂在半空,向北,是浦西的世博园区,各种灯光勾勒出了建筑物的外形,尤其是高耸的,犹如火炬的灯塔,像挺立的卫士,守卫在浦江边上,黄浦江两岸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十分钟后,在悠然的音乐声中,十几道水柱拔地而起,冲入夜空,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随后,水柱在时而激昂,时而舒缓的乐曲伴奏下,不断变换着角度,高低,方向和力度,宛如龙宫中仙女在翩翩起舞,就连刚才还在张牙舞爪的风,似乎也被仙女们的舞姿吸引了,忽然停了下来,依傍在我们的身边,静静地观赏着仙女们阿娜多姿的曼舞。

那晚,音乐喷泉的时间很长,直到我们上了多年没有乘坐过的市轮渡去浦西展区时,还能欣赏到喷泉的表演。在渡轮的二层甲板上,巡观整个浦东园区和卢浦大桥的夜景,绝对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忽然很后悔,没有买个能连拍3张照片且能自动无缝对接的奥林匹斯相机。否则,就在今晚,一张犹如人间仙境的世博会浦东园区夜景全图就有了。

 

 

 

 

我的第五个馆

摆渡到了浦西,本来想看看夜景就回家了,但看到太空馆开着,就忍不住过去了。到了大门口,工作人员却告诉,刚刚闭馆,有游客就与工作人员争论起来了。我们看到不会有结果,就去了边上的国家电网馆。电网馆的工作人员特别客气,特别有礼貌,不但热情接待,还告诉里面的“魔盒”很有意思。魔盒是个封闭的立方体,大约能容纳80来人。里面的光电声,结合在一起,让我在头昏目眩之中,感受了一番现代科技的冲击力。

 

回家

终于要回家了,从电网馆到2号门的路不短,乘坐了一站路的园区大巴,又走了足足有15分钟的路程,才到了地铁4号线的站台,路上碰到了几个小姑娘,一个劲地在说,腿都直了,脚跟很痛。我和太太对视了一眼,心里在说,看人家20来岁的都那样了,我们还行啊。在地铁里又碰到了一位50来岁的男子,这位老兄一边在夸耀他的收获:一天看了六个馆,一边却也指着他的腿说,实在不行了。上车时,我们看到他是拖着他的左腿上的车厢,好一会儿,才扶住椅背坐了下来。

 

看来,看预展很消耗体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展馆不开放,想问问情况,有时志愿者知道某个展馆是开放的,但当你一打听路程,你就自动放弃了,因为赶过去,肯定是很长的队伍在等你。有时甚至连志愿者也不得要领。想看看大屏幕,但是不知道大屏幕哪里有,想听听广播,大多数时候,广播处于“静默”期。我想等正式开园了,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每个展馆都开放,挨个看下去就行,用不着多想。但是,走路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一定不会少。

 

亲历后的心得:

 

1.带好水杯,或空的瓶子。其实带瓶水,也是对的,可以在安检前有水喝。等候安检的时间长短,完全是个未知数。据知情人士说,世博园区的设计者是按常态40万,高峰60万,极端80万的规模设计的。我们去的那天是30万,没有拥挤的感觉,就是再来个翻倍,到60万,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园区内的设施完全可以应付。如果不巧,碰到了高峰,甚至是极端,哪里的排队都是翻番,就惨了。

 

2. 带点干粮和火腿肠之类的食品,有备无患。很多时候,你看到餐厅没有人排队,但这不是你的饭点;等你想吃了,你中意的餐厅,已经不在你脚力所能达到的范围之内。

 

3. 带折叠椅似乎是个美好的空想:排队时,你能坐下的时间太短,可等你行走时,折叠椅是个累赘;回来时,你可能恨不得把折叠椅丢掉。用的着坐垫的时候也太少,排队时肯定用不上,不如带上10来张干净的A4纸,用后就放入垃圾箱。当你的包越来越轻的时候,你的心情会越来越好。

 

4.第一次去,一定要早。目标是一张中国馆的预约券,尤其是外地客中只去一次的,更要争取打入安检队伍的前200名。8个大门有100多个安检通道。排在第200名,已经到了20000名以后。一天只有4万张预约券,将近一半已经被旅行社预订了。虽然说中国馆会长期开放,但是你不一定会特意为了中国馆而专程来一次。中国馆中的国宝《清明上河图》,平常是放在上海博物馆库房里的,就连上海本地人都很少有机会能见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