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原创》相濡以沫的胜子夫妇  

2010-10-25 07:54:31|  分类: 沟通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花夕拾的《原创》相濡以沫的胜子夫妇        

《原创》相濡以沫的胜子夫妇 - 朝花夕拾 - 朝花夕拾

  

初识胜子,是在“黑土情”的博客里那篇“仰望星空…胜子”的博文里,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在上海、在我们身边,生活着一位来自北国冰城哈尔滨、当年同在黑龙江永丰农场啃窝头喝小米粥的荒友“邵德胜”,昵称“胜子”。在“黑土情”的描述里,“胜子”所遭遇的不幸和不幸之后的坚强,让我产生了想见一见“胜子”、聊一聊黑土地上的情谊、看一看“胜子'的生活状况、能不能帮一帮"胜子"的强烈愿望……

博友亦荒友、昵称“源源”的前不久来电,也为“胜子”的不幸和坚强所感动并挂念,相约一起前往“胜子”家探视,并约了也在上海生活的哈市荒友王铁柱同行。时间定在10月22日。“源源”提前一天便在超市采购了大包小包的食品、水果,心细的“源源”还打电话给铁柱,问“胜子”的“高、矮、胖、瘦”,原来“源源”担心来自北国的“胜子”不习惯上海冬天的“湿冷”,想给“胜子'买些保暖内衣带上,铁柱一听就笑了,连称不必!“源源”疑惑,也不便多问。

22日早晨7:30,在东方路浦东大道地铁4号线站接了铁柱,“源源”便驾车直奔机场路沪芦高速,他早几天就在网上把到“胜子”家的路线查询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一上路就左转右拐的不打一点嗝楞、不走一步冤枉路、历时一小时又二十分就到了“胜子”家。

 

初见胜子,“胜子”家,上海奉贤区洪庙团清盘灶村,东海之滨的清丽乡村,二车道的公路两旁是即将收割的大片的水稻,另有大片绿油油的菜地里长势正旺的是生菜!我很喜欢这种田园风光,正打算取出相机留几张“作品”,车却已到了“胜子”家门口。

《原创》相濡以沫的胜子夫妇 - 朝花夕拾 - 朝花夕拾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推开了十五、六米宽的带滑轮的大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千余平米的整洁的大院,大院的东面是大门,另三面是整齐划一的、三个楼面高低的、类似于厂房的建筑。“源源”把车开进大院,拐弯掉头后停在了“厂房建筑”的门前,下得车来,已见得一个和我们——差不多的年龄、头发差不多花白、饱经风霜的脸上有着差不多的岁月刻下的痕迹、脸上露着“见”了荒友后差不多的微笑,那率真憨厚的微笑——的人站在门口, 所不同的,是那一双微微张开的、黯然无神的眼光霎间使我明白,他,就是“胜子”了!!!旁边站着的是他的夫人虞文清。和夫妇俩热情的握手问候后,就上了二楼他们的住处,在边上楼边聊的过程中,我稍稍打量了一下这幢楼的概况,原来这是一幢三层楼面高的、千余平米的高大的厂房,从外面看是有三层,层层有整齐划一的窗户,而进入里面就一目了然的看出这是一幢宽敞明亮的、仅一个楼面的、高大的厂房(或仓库)了,胜子的住处应该是厂房东头的办公区域改建的,有三个楼面,底下应该是接待区域,胜子夫妇住二楼,儿子儿媳孙子住三楼,住处、客厅显得极为宽敞、明亮。胜子夫妇安排我们在客厅坐下,泡了茶水、拿了许多零嘴小吃招待我们。胜子抱着小孙子坐在膝盖上,乐呵呵的聊起了北大荒的往事,夫人文清对我们说:胜子得知我们要来,高兴了好几天,今天一大早就把手机揣在了兜里,生怕错过了我们的即时联系。

在神聊中我们得知,胜子夫妇俩含辛茹苦抚养成人的儿子现在事业有成,那高大、整齐的厂房正是涉足化工行业的儿子为事业所需而建,现在作为放置化工原料的存储仓库,从窗户望进去,有几个篮球场大小的高大明亮的仓库内,整齐的码放着一排排塑料箱,我想,那可能就是化工原料了。胜子夫妇告诉我们,由于儿子事业有成,因而老夫妇俩现在衣食无忧,加上儿子的孝顺,怕失明的父亲生活不便,硬是要老爸老妈生活在自己眼皮底下天天能嘘寒问暖才能放心!看着在胜子夫妇前忙前忙后的儿媳和在胜子膝前奔跑玩耍的孙儿,我们感到先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呵呵,也幸亏听了铁柱的话没有买保暖内衣,胜子的身上和心里,暖着哪!!!

“黑土情”在《仰望星空…》一文里,对“胜子”的为人、“胜子”生活中的那段艰辛有详尽的描述,看过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但在这次和胜子短暂相聚时的片言只语以及铁柱动情的讲述中,我再一次看到了一颗金子般的心、一段经过大难之后的夫妻真情!

“胜子”当年在长水河农场工作队工作结束后回到永丰被调到了东山,和上海女知青虞文清相识、相恋,那一段炽热的爱恋得到多少年轻人的羡慕,但命运之神用一种近乎残酷的方式来检验这对青年男女对于爱情的坚贞或是玩忽!由于“胜子”工作的出色,场领导不止一次的明示或暗示,场部有意让有为的“胜子”回哈尔滨上大学!这对于当时做梦都想回家乡上大学的知青来说是多大的喜讯、多大的诱惑!但是,“胜子”在跟我们说起这件往事时只是淡淡的说:“我若走了,文清怎么办?!”命运之神那自认为得意的、近乎残酷的检验爱情的方式在这连标点在内仅十一个字符的话语面前,被击的支离破碎、大败而归!而维纳斯则微笑着扬起那残缺的断臂,见证了这对年轻人经过考验的爱情!

“胜子”的眼疾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一次简单的“闭角型青光眼”手术由于手术者的误操作使得年届四十左右的“胜子”告别了五彩缤纷的影像世界!晚上,在静静的病房里,“胜子”痛苦地思索着今后的人生,难道今后只能依赖声音来感知、来理解这个世界?从天而降的巨大不幸差点击倒这东北汉子:病床边上的五楼窗户曾解脱了多少病人的痛苦,只要跨出一步,轻轻一跃,就一了百了什么痛苦都没有了,命运之神呵,既然你把我的光明收了去,那索性把那声音也收了去、把性命也交给你罢!万念俱灰的‘胜子’在窗户边作好了轻轻一跃的准备,最后一次的把亲人们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扫视一遍:父母、兄弟、儿子,“文清!”当妻子文清的影像在脑海中闪现的时候,“胜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似乎看到了在东山白桦林中文清那清秀的身影、看到了文清那悲痛欲绝的呼喊,“胜子”哭了,“胜子”不忍了,“胜子”把脚收了回来,“文清”“胜子”呜咽着倒在了病床上……在和死神争夺“胜子”的战斗中,文清赢了!亲情赢了!!爱情赢了!!!

荒友铁柱的一番话,更是使我对“胜子”夫妇的“爱情进行曲”感动不已,这几句一定要写!!!

铁柱娶了上海媳妇后,来上海居住已有二十来年了,可“胜子”来沪居住的时间并不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铁柱回哈尔滨办事,顺便去探望“胜子”,一进“胜子”家门,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妇女正在照料因病瘫痪在床的“胜子”父亲,“胜子”因双目失明正默默地坐着,读小学尚未成年的儿子在屋内玩耍,那白发妇女回过身来,铁柱不禁惊呆了,文清,这就是‘胜子’的妻子文清?!就是那位清秀的上海姑娘文清?!铁柱感慨万千,这时候是一个家庭遭遇不幸之后最艰难的日子:经济上的拮据、儿子的管教、公婆的服侍、丈夫的照料,千斤重担全压在一个女人柔弱的肩上!但这个女人没有被压垮,出于对亲人、对儿子、对“胜子”无尽的爱,虞文清——这个上海姑娘、上海女人——无怨无悔的挑起了家庭重担,直至苦尽甘来的现在!谈起往事,虞文清显得那样的轻描淡写:“每个家庭都是那样过来的”。     

是的,胜子,从艰难中走来,现在的你们是有福的,还有什么能摧垮你们的坚强?有什么能拆散你们的情、你们的爱?!!!

祝福你们,胜子夫妇!

           《原创》相濡以沫的胜子夫妇 - 朝花夕拾 - 朝花夕拾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5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