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四见翁德坤随感  

2011-01-12 12:12:16|  分类: 连场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mj913《四见翁德坤随感》
原文地址:四见翁德坤随感    原文作者:zmj913

翁德坤,何许人?据“孙加祺”在2010年第一期《新天地》杂志的介绍,老翁去年64岁,在上海16万赴黑龙江的老知青中,堪称“一哥”。老知青们戏称他是北大荒的“驻沪”大使。身在浦江心在黑土,他把一腔热血和全部精力都扑到黑土地和弘扬知青文化上去了。

 

老翁曾经是上海交大附中1966年的高三毕业生。下乡潮起,已定留在上海港工作的他,却情定北大荒,硬是与同学们一起走进了黑土地,在完达山下的八五四农场一扎就是10年。结了婚、生了子、提了干。1977年底“文革”后高考恢复,老翁和爱人分别以数学满分和全省女考生第一的优异成绩,双双跨入大学校门。

 

毕业后按照政策老翁两口子都分到上海,他先后在崇明县、市农委工作,在农业系统工作了多年。近年来特别是08年退休后,他大力倡导知青文化建设,是公认的上海知青文化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与发起人。“首届北大荒知青旅游文化节”、“青春叙事·知青油画邀请展”、“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纪念活动”等,都能看到老翁忙碌的身影。详细见《翁德坤的黑土情》。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月中,有幸先后四次见到翁德坤,对老翁的为人有了一点逐渐递进的感性认识。

 

初见翁德坤

那是十一月下旬,正好我们农场的天津知青“一枕清霜”来上海,他曾与当年南开中学的一帮同窗、荒友编辑出版了一个连队的北大荒纪事——《躬耕南阳》,我希望借此机会与【黑土情】杂志取得联系。感谢网易博友夏草的牵线搭桥,我们在浦东与翁德坤初次见面。这位知青活动家对北大荒兵团知青的状况如数家珍,但对同在北大荒的劳改农场系统却不太清楚。翁主任百忙中抽空来见我们几个素不相识的老知青,耐心倾听我们对永丰的介绍,他对永丰知青网已经做过的事情表达了由衷的赞叹。我初次领略翁德坤对知青文化传播交流的超前规划和设想,对他已经做出的努力仰而视之。

 

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我们去奉贤的上海知青广场,竟然在知青墙、知青博物馆和宣传资料中,都看到了翁德坤的身影。有知青文化的地方,就有翁德坤?!翁德坤的影响力这么大?

有一个博友叫夏草 - zmj913 -

左一是夏草,左二是翁德坤,那本书是永丰的天津知青文集《躬耕南阳》

 

二见翁德坤

四个星期后的12月19日,还是夏草邀我参加“上海知青网十周年庆贺”活动。那天的活动安排很丰富,整整半天一直没见到翁德坤,我就纳闷:上海知青这么大的活动,他怎么会不来?到了晚餐的时间,夏草带着东山木子、顺齐自然和我,在三十个圆桌间来回找座,每桌都有负责人,每桌都是满员!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绝对不会相信:自费百元吃一顿晚餐(夏草说席间会有人收费),竟然会找不到座位?!夏草想让我们坐到【黑土情】杂志社这一桌,我们不想影响他们的工作交流,婉言谢绝了。

 

就在我们准备离场之际,翁主任出现了!他看到我们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打招呼,看我们游移不定的架势,果断把我们带到了北大荒兵团这一桌,点名那个昵称叫“爱唱歌的人”照应我们,还吩咐他把放在桌下的《我们的青春之歌》(二师九团十五连编辑出版)拿出来送一本给我们。老翁热情地为我们介绍了桌上的成员。我再次诧异:那么多人他怎么都记得住?真是太神了。

 

抓住点滴时间,老翁匆匆与我交流几句,他还记得不久前在天津与永丰知青“一枕清霜、下里巴巴”的会面,还清楚记得下里巴巴是街道主任呢!他再次吩咐我——你们农场的情况,我已经与黑土情编辑们交流过了,大家一致同意在新年第一期刊登关于《爱心接力大传送》的报道。你一定要在月底前把稿件传过来。呵呵,最后通牒下达,不能再偷懒了,可我不知道写给老翁“试试”的邮件收到没有(每多了一个新邮箱,我都会发一封“试试”的邮件,看看邮路是否畅通),因为那封信没有回复。问后老翁肯定地回答“我收到过你的邮件”。邮路顺畅我就放心了。翁主任则又去别的地方忙碌了,他的满腔热情和超强记忆让我感慨不已。

 

三见翁德坤

二天后翁主任发来一条短信,叫我圣诞节下午参加“北大荒知青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会”的筹备会议。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信息我感到有点为难,因为我没做好思想准备,不知道“永丰知青网”之外的知青志愿工作该不该参加。即将成立的是上海的北大荒知青组织,属性比较狭窄,而我正是这十六万分之一。由于我们网站的创始人外出度假了,交流沟通也不够通畅,于是我请示了站长东山木子,她正好那天有事没法亲临,还是希望我们去了解一些情况。在前几次的外出活动中我们都发现了,外面的知青天地很精彩,而我们都不太了解。抱着了解沟通的想法,我与顺齐自然去了共和新路的上海商校。

 

会上翁德坤详细介绍了建立“上海北大荒知青经济文化促进会”的设想,介绍了这个促进会的宗旨、任务、功能和机构等(我曾经全文转载过这封信的征求意见稿,内容可见《建立上海北大荒经济文化促进会》)。听介绍看资料,各方面的条件好像都比较成熟了,做好协调正式成立,也是为期不远的事情了。翁德坤的演讲很鼓舞人心,促进会的机构将设立经济委员会、文化委员会和秘书处三个服务机构,特别是文化委员会下设文学创作、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影视创作、旅游等六个部门,为大家提供对口服务,丰富老知青的文化生活将有更多的渠道了。

 

会议期间有好多知青义工在分头工作:关于黑土情杂志的订阅、各类资料表格的发放、晚间留与不留的统计、个人联系信息的收集等等。因为想多了解一些信息,我俩选择留下,分组讨论后,远远看到翁德坤在与他人交流,我们抓紧到厨房去包饺子(原料由一对老知青提供,操作需要大家一起动手)。

 

圣诞节在上海商校的大食堂里与一大群素不相识的老知青们吃饺子,真的没想到。老翁善解人意,知道我们人头生疏,便招呼我们坐在他对面,再次发现他对生活的要求很低:不抽烟、不喝酒,吃东西很随意。而且是一边吃一边工作,对知青工作真是全身心地投入,而且工作能力很强!他让我和顺齐自然明天去西藏北路的“铁路俱乐部”,明天那里有一场精彩的老知青演出,还说看一小时后带我们去宝山。 

 

四见翁德坤

12月26日,我和顺齐自然提前来到西藏北路王家宅路,只见铁路俱乐部前人声鼎沸,都是花甲老人!真怀疑又回到了知青时代。原来这天是为【知青·上海】杂志建立三周年搞纪念演出。翁主任帮我们各领了一本,又忙着与大家见面打招呼。他拿出一本厚厚的A4大小的装订本,熟练地翻出一个手机号码,叫我帮他打电话。我瞄了一眼,这是一本自制通讯录,每页起码有20多人,厚度不低于50页,在打印的文字中间还夹杂着许许多多的钢笔字,都是黑龙江知青的姓名、手机号码,原下乡地等等的信息!真是吓死我了,拿在手里我都嫌沉,老翁居然要与这么多人开展联系和交流?

 

等那个引龙河农场的老谢到了,老翁不容置疑地说,演出来不及看了,我带你们去看更精彩的,一定不虚此行!个头不高的老翁背着十几斤重的包,手里提着一捆【知青·上海】,看着都累。老谢抢过了杂志,我们跟着老翁穿小路去坐地铁三号线,到了宝山一个民宅。这里的主人不久前曾去北京,用高清技术全程拍摄了“北大荒知青之歌”的演出,今天用高清设备为我们播放盛况。另有一些零星的片段信息量很大,让我们知道了一些不了解的知青中的感人事请。

 

老翁用自己的方法把我们这些新人带进知青团队,真是用心良苦。除了我们四人,那里还有一大群人,后来才知道,他们曾在安徽蒙城插队,如今都是蒙城知青联谊会的骨干,在老翁的感召下,想为上海知青中的精英、已经去世的“俞自由”女士拍摄电视、出版书籍。那天我第一次听说“俞自由”,那晚我一宿为“俞自由”纠结。有俞自由这样的杰出人士,有翁德坤这样的杰出活动家,我相信上海知青文化的积淀、传播一定可以有所作为。

四见翁德坤有感 - zmj913 -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