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迟到但应该的致歉  

2011-01-05 15:00:16|  分类: 沟通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迟到但应该的致歉》

原文地址:迟到但应该的致歉原文作者:衔泥斋主人
    很长时间了,在我的心底沉积着三件事情,这是三件因为种种原因的不周而导致内疚的事情。过去,缘由通讯联络的条件限制,始终没有合适机会向有关当事人说明致歉,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网站,又有许多朋友开博,彼此联系交流快捷方便,特别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网上网下接触,知青朋友们之间几乎是零距离,相互理解、谅解、尊重,于是决定兑现这三件迟到但应该的致歉。

         一、向wdh朋友的致歉

    1996年年初,在一次永丰南阳天津知青的小范围聚会上,我将考虑良久的一件事情向一些朋友提出:编辑出版《永丰农场知青回忆文集》,纪念那个特殊年代我们青春的特殊经历、抒发人生感悟,把一份精神遗产留给后世。

         我的建议得到与会朋友的一致赞同,并且很快付诸行动。我很快撰写印制了征文启事,向大家散发。之后,大家又推荐我负责一审校稿,冯恒达(现天津市南开区人大副主任)负责二审。与此同时,很重要的事情是必须尽快尽可能广泛的联络永丰各地知青,让更多的有广泛代表性的知青朋友参与此事。由于南阳天津知青与永丰哈市知青有亲密接触,仅津哈两地知青联姻者就有10余对之多,所以联络哈市知青相对容易一些。当时,我们不知道永丰还有北安知青,所以就特别着力想方设法联系永丰上海知青朋友。因为没有上海七个连队知青朋友的参与,编辑出版《永丰农场知青回忆文集》则失去重要代表性,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困难的是,南阳没有上海知青,返城后更没有联系。我在永丰五年的生活工作中(1974年底调往长水河农场),结识上海知青朋友很少,印象较深的是由于工作关系相识的农场团委书记wdh同志,但离开永丰以至返城后失去了任何联系。于是,我委托在沪居住的妹妹mlh,请她千方百计找到联系wdh的方式。后来经过曲曲折折的寻找,mlh不负众望终于给我一个wdh所在单位的电话,我们之间有了最初的联系。我向wdh 说明编辑出版《永丰农场知青回忆文集》的意向后,wdh表示认同支持此事。我委托他尽可能联系更多上海朋友并邀请他撰写当年护送南阳天津知青杨学礼回津治病的有关情况(杨学礼在农场鹿场工作时不幸被疯狗咬伤,后虽经积极救治,但最终因公殉职),wdh 欣然允诺并很快将一页文章寄给我。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津、沪、哈知青共有十几人22篇文章问世,由于当时条件所限,大多朋友是手写稿件,少数系打印而成。况且当时一般家庭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可想而知完成这件事情是何等的艰辛!我和冯恒达十分敬重和珍惜这22份倾注知青朋友心血感情的稿件,在工作之余,毕恭毕敬地认真地校改。

         1996年前后,绝大多数知青朋友正值工作、生活压力颇重之时期,加上对撰写上山下乡回忆文章的认知和积极性不一以及客观上通讯联络条件很差的诸多原因,文集的编辑出版只能暂告中止,这22篇文章稿件一直由我保存。因为当时的稿件用纸大小各异、手写打印都有,很不规范。几年之后,一枕清霜同志向我提出,将所有稿件交由他打印,统一材料及格式。我觉得他的提议很好,于是将全部22篇稿件交给了他,一枕清霜利用繁忙工作之余,牺牲个人休息,努力完成这项事情。在此期间,黑龙江省政协准备编辑出版各地赴黑知青回忆文集,一枕清霜将此22篇原始稿件寄往编辑出版部门。尽管黑龙江省政协最终采用了几篇稿件,但未能将22篇稿件退还我们,使这十分珍贵的22份原始稿件丢失,造成极大遗憾。不仅如此,11年后(2007年年底),当永丰南阳天津知青下里巴巴提出继续完成编辑出版知青文集(吸取经验,根据实际能力,将“永丰知青文集”改为“南阳知青文集”即后来定名的《躬耕南阳》),原来的22篇稿件中的wdh同志那篇回忆文章的原稿因意外遗失没能编入书中,当我再用原电话号码与wdh同志联系时,因他早已离开单位已经无法联系了(后来2009年,在联络组织永丰四地知青建立知青纪念碑和重返故里时,我还用这个电话试图联系wdh同志,但始终未能如愿)。这是我粗心大意、考虑不周造成的后果,使wdh同志耗费心血、千里迢迢遥寄与我们的珍贵稿件付之东流……每每想到此事,我都深感愧疚,虽然损失无法挽回,我还是藉此机会,向wdh同志表示诚恳的迟到的歉意,期望得到wdh同志的理解谅解!

         二、向北安知青朋友的致歉

    2009年初,由永丰农场天津和哈市部分知青发起建立知青纪念碑和重返故里的活动,直到2009年8月13日上海部分知青朋友离沪赴黑的前一周,我们都不知道原来永丰农场还有北安知青,这是由于当时农场北安知青人数较少、知青之间联系交往闭塞原因造成的。在上海知青即将离沪之际,蔓菁(即我们网站会客厅厅长)给我发来电子邮件,通报了一个她无意之中从一位上海知青朋友处得知的信息:“永丰农场有数十名北安知青”。我在迅即向有关知青朋友咨询之后,对此信息得到确认。为了及时纠正这一原来很多朋友认知的史实错误,尊重北安知青的这段历史经历,我利用电子邮件迅速向沪、津、哈朋友进行了通报,但是十分遗憾的是:在知青纪念碑的施工过程中,由哈市朋友负责刻制的碑文,已先期完成,运往永丰组装。碑文末尾落款“沪、津、哈三地知青”字样已来不及改正,从而不仅在事实上、文字上严重有误,而且造成了某些误解。谨此,向永丰北安知青朋友表示真切的歉意!我建议:在五大连池监狱办公楼重建竣工后、迁移知青纪念碑时,重新制作碑文,纠正失误。

         三、向日夜坚守知青纪念碑施工现场的北安知青朋友的致歉

    2009年8月初,哈市知青朋友以孙凤洲为首,数次往返哈市及永丰两地,为知青纪念碑施工呕心沥血、做出关键重要的贡献。凤洲在施工即将结束后,给我发来电子邮件,告知我有一对北安知青夫妇在施工现场负责监理,但没有告知尊姓大名。由于在农场活动期间时间紧张,事情繁多,没有具体去核实这一对为建碑默默奉献的北安知青朋友。重返结束之后,沪、津、哈、北安知青朋友和永丰父老乡亲共同携手建立永丰网,我曾在建网之初与网上相识的北安知青朋友“雪上飘”进行沟通,询问上述北安知青夫妇的姓名和具体情况,雪上飘同志很快回复,由于他没有参加重返故里活动,因而不了解上述情况。时至今天,我仍期望了解有关具体情况的朋友向大家详陈此事,使此事有遂人心愿的圆满结果,亦了却我个人对此事的牵念。谨此向北安知青夫妇致歉并衷心祝福你们健康愉快,生活幸福!期待有机会在网上网下见面!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