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爱在南阳之五《南阳的小屋》  

2011-03-05 11:43:36|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兰飘香发表日志,提及津哈恋中凤鸣与赵维的恋爱生活,让我想起凤鸣的作品《南阳的小屋》,现予抄录,作为爱在南阳系列之五,供朋友们阅读欣赏。


             
                                                  
南阳的小屋
                                                                                      
       我和妻子赵维现在生活在四面环海、美丽的岛屿城市—厦门。


       它依山傍海,温暖如春;有闻名遐迩的鼓浪屿、优美宽敞的环岛路、每年的世界马拉松赛在这里举行;历史悠久的南普陀;紫红色的市花三角梅,在岛上各个角落常年盛开;可爱的白鹭在海边、筼筜湖畔自由自在的嬉戏;有我叫不出名的婀娜多姿、形态各异的南方植物;还有那些善良、素质较高厦门人的闽南语构成了这个世界宜居城市特有的风土人情。


       女儿大学毕业后来厦门工作,女婿是个挺好的厦门小伙,两人的事业顺风顺水,发展不错。更可喜的是,为我们生了一个极可爱的外孙女,取名叫“棒棒”。在这里我和老伴尽享天伦之乐,生活幸福美满。我们已近六旬,身在南国,居住在高层住宅中,却常让我们想起北国永丰南阳那个小屋,我们原始的家……


       1968、1969年,那是特殊的年代,我们这些风华正茂、尚显幼稚的年轻人,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了永丰农场南阳。奔腾的讷谟尔河、高高的白桦林、坚实的南阳拦河大坝,是南阳独有的北国风光。在那里我们凭着健康的体魄和革命的激情,与天斗,与地斗,与恶劣的生活环境斗。夏战酷暑,蚊虫叮咬;冬战零下三十度的严寒;农忙季节,早上三点半,晚上看不见。经过几年的奋斗,有的知青在那里事业有成。庆幸的是我们在那里收获了爱情,1977年10月,我们结婚成家,分给我们南阳紧靠窑地边的小土屋做新房。


        小小的土屋不足20平米,四面的墙壁都由土坯垒成,抹一层黄泥,房顶是厚厚的茅草。一进屋过道的中间是一个菜窖,用来储存一冬天吃的蔬菜食物,左侧是住屋,一舖土炕,也是家中唯一取暖源。我们用报纸把黑黑的四壁和屋顶糊起来,顿时亮堂许多。家具都是由李宝成、肖云尉、王英男几个朋友帮忙打的,过道的顶端有一个炉灶,一口大锅做菜、做饭。馒头、土豆、萝卜、大白菜是我们的家常便饭。比起当时连队的大通炕,单调的伙食,二人世界自由、舒适、温暖。

 

        在小屋右侧盖了一间装工具、生活日用品的小下屋,我们起早贪黑地在水泡子边的草地上,砍了许多的塔头(即草筏子)。我是车老板,赶着我那挂大牛车,驾辕的是憨态十足的莽蛋,左侧是机灵的小里套,中间是漂亮的大花牛,外套是任劳任怨的大青牛。用牛车把这些草筏子拉回来后,和泥垒了一个歪歪斜斜的小下屋。家建成了,虽然条件艰苦,很简陋,不成样子,但毕竟是我们的家啊!心中还是充满了喜悦。

 

        窑地刘升队长的老伴苏姨又送给我们两只小母鸡,给生活增添了生气,每天精心喂养,没想到长大后每天回报二只蛋,成了没出世女儿最高级的营养品。后来在办返城时,将珍贵的两只鸡送人了。我们心疼的几天睡不好觉。回城后,我多次梦到跟随我几年,忠实的老牛和那两只令人怜爱的母鸡。如果它们能活到今日,我一定会像现在的人们对待宠物一样,好好善待它们。


        2001年的夏天,我们和王玉明夫妇等人回永丰。故地重游,来到我们那间小屋。有幸的是相隔二十年,那间小屋仍在,它在那里静静地却顽强地等待着曾经的主人到来。看着那既陌生又熟悉的小屋,抚摸着小屋的各个角落,坐在我们熟悉的土炕上,搂着爱妻留影……当荧光灯一闪时,热泪顺着我的脸颊情不自禁的淌下来,我看到妻子的眼中也溢满了热泪。这是心痛的、留恋的、负疚的、相依的、复杂的泪。我们俩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携手并肩、努力拼搏与命运和自然抗争。就是在这个小屋,这个原始的家,我们有了唯一的女儿,给了我们开始,有了生命的延续,一步一步共同走向幸福生活的彼岸。


       那天离开小屋时,我们一步一回头,心中充满了不舍和惆怅,再见了小屋,我们一定再回来看望你,是的,今后有机会我们会从南国到北国,回第二故乡看望它。


       如今我俩身在南国,今非昔比,思念我们的小屋,思念一起下乡的战友们。在那特殊的年代,尽管社会给我们的是冷落和不公,但我们相互挽起臂膀,挺起胸膛,呐喊着冲过来了。大家都幸福健康的生活,未来一片艳阳天。

       本文选自《躬耕南阳》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