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少时三吃  

2011-04-17 19:14:34|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下里巴巴《少时三吃》

     一、皮皮虾

     那天,女儿说:老爸,看见有卖皮皮虾的了,咱晚上整点?

    我这领了令牌,赶紧下市场。转了几家经营水产的,大抵两种。一是水泡着的,半死不活 的,十至十五元一斤;甑青特活的三十五一斤,一百元三斤。自己吃当然要好的,立马掏出一张印有老人家头像的红色大钞,约三斤。胜利完成任务回家。回程路上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吃皮皮虾的事来。

    记得那时候,皮皮虾一年中只是在四、五月间上市一、两次,用大卡车运来,卸在副食店外的地上。卖时不论斤,一毛钱一大笸萁,没有十斤,也有七八斤。买一毛钱的,不光是煮着,蘸着酱油、醋吃。另外大部分被母亲剥了皮,整出半小盆虾肉,与鸡蛋炒在一起,一半用来包饺子,一半吃捞面时用来打卤。一毛钱,变成了三顿美食,今天的孩子们能想得到吗?

 

二、炸虾头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就在离家五、六分钟,地名叫做大水沟的南段。中间大水沟与一条叫小马路的交叉成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上有一家油炸店,而卖的油炸品只有一样,就是炸对虾头。

    那个年头,对虾是只知其名不见其物的。据说国家收购了所有的对虾,用于换汇。再说老百姓吃对虾可能对身体也不好,容易增加胆固醇。不见就不见吧。

偏偏这一家小小的店铺能整来对虾头,每天炸着卖。每个头足有十公分长,五分钱一份,用油纸一包,交钱走人。我常见干苦力的、蹬三轮车拉货的,在早点部买半斤饼,到这来买一份虾头,大饼卷虾头,吃得那叫一个香!

    我也偶有口福,从家代一块家常饼,到这买一份虾头,吃个悠哉油哉。当然,这口福不常有,因为我五分钱也不常有。

    后来,这家油炸店忽然关门了,听说属于投机倒把被政府取缔了。至今,再吃大虾,甚至吃对虾,总也感觉不到原先的味道了。

 

三、共和锅

    现在,伏夏天、三九天一大热、一大冷吃火锅,是很平常的事。在家里吃也方便,买几斤或羊肉片、或肥牛片,再预备些各种菜蔬、豆腐、粉丝就齐活了。连小料都有现成的。

忽然想起了过去吃的“共和锅”。

    共和锅虽称共和,却与国体、政治毫无关系。顾名思义,它只是一种大家共用的一种火锅。经营共和锅的都是大字号,我吃过的只有宴宾楼与永元德饭庄。记得小时在家挺受父亲的宠爱,老人家带我去的。

    共和锅的锅子极大,一张大号的八仙桌子只能放一锅,直径差不多有一米。整体造型与小锅子一致,内囊里用铁丝篦子拦成十个空格,每个人买一个格,来俩人买两个格,以此类推。个人吃自己买的肉、菜,汤水却是相互流通的,味道自然也是流通的。头一拨人吃走了,后来的坐那接着吃。记得甭管多少人,多少拨,锅底子是不换的。

    也许有朋友要问:为甚麽这样吃,多不卫生?我能解释的只能是:其一,吃共和锅比吃单火锅便宜得多;其二,那是的人们根本没有那麽多的讲究。

历史发展了,社会进步了,共和锅自然而然自行退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