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富辛庄的回忆  

2012-04-20 15:09:16|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沧海黎明《富辛庄的回忆》

   这次回津正赶上“强子”的博客遭封杀。去“强子”家给他开了一个新的博客后,已到饭口。不客气的由着“强子”带领找饭馆儿去了。

   溜达着来到了西南角向西顺着广开二纬路(现在统称黄河道),到了富辛庄,很快的到了一家小馆儿。一小时后吃完饭,再一会儿我到了“大海”家,又过几天回到石家庄。短短几天的天津行,除了带回了亲人和战友的深深情谊之外,小小的富辛庄勾起我多少年前的回忆。

   富辛庄,我们那时叫“富辛抓儿”、“富辛庄儿”,这天津话也挺哏儿,这“庄”字在最后面的,一般都加了儿话音,这“庄”字在中间的就不能儿话了,如郭庄子,芦庄子等等。

   还说“富辛抓儿”吧!儿时的富辛庄大街,南北长约二三百米,南北分别与广开二纬路和南大道相通。(现在扩大了向北穿过南大道通往西关街)这富辛庄大街说是大街,在那时就是一条土路。南边比北面热闹些。在路的中部有一座教堂和一所小学校。教堂有点历史(最近在网上查了一下,是1929年建的)。教堂的院子里有两座建筑。靠北的一座是教堂大殿,迎着街面的西山墙高高的耸立着三个塔尖中间高两头低一些。大殿的东面还有钟楼,每到礼拜日我们都能听到“铛铛”的钟声。南面的一座二层小楼东西走向被一分为二,靠东面有教堂人员居住,西面则分给了隔壁的小学校做了教室。

   教堂隔壁的学校就是我学习六年的王家台小学分校。学校不大,一共有六间教室。两间从教堂分过来的教室一上一下。因为这教堂建筑的楼梯没在学校这边,所以在楼房西山墙上搭了一座木楼梯,直上直下挺陡。每当上下学,和上下课同学们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从楼上滚下去。因为学校和教堂做了邻居,教堂的神秘就是我们这帮小学生一直想窥探的,我记得教堂里住着一位老太太个子很小有点罗锅,对我们从来没有笑脸。偶尔也有不太安分的同学闯入了教堂大殿被关在里面,费好大劲才被老师领回。我上学的六十年代初,正是阶级斗争闹的紧的时候,老师们也在不停地教育我们,要注意北面的教堂,少去教堂探秘,不要上当受骗(有一说:教会在和国家争夺接班人)。教堂的大院子有时候也做他用,如当年常见的家庭手工----拆线(把针织厂裁剪剩下的下脚料拆成棉纱做擦机器用)就在这教堂大院里收发活儿。我还记得在节约度荒时在教堂院内,拿粮本买过山芋。装着山芋的草袋子和拥挤的人群挤在一起,大家都抢着装着大块山芋的草包,赶上小块儿的只有手指大小回家怎么吃呀(那时一斤粮食给五斤山芋)!不要不行,家家都是好几包的往家拉。吃时一大锅一蒸,吃的口吐酸水,这也比饿着强呀!这座老教堂在文革中也遭劫难,在查抄教堂时已经在南开就读的我也参加了,从教堂那位老太太住处还找出了不少银元。再后来听说被人放了火,直到以后被拆掉重建,青砖教堂变成了红色外墙,和以前相比面貌全非了。

   在富辛庄的王家台小学分校里我学习了六年(这当然还有在总校上课的时候)。小小的学校给我留下了快乐的记忆。看门儿的工友我们管他叫董大爷。上下课的铃就是董大爷按时打的,有时候停电,董大爷就提着一根儿小棍儿走向操场东面的鉄钟,“铛铛”的敲起来。我还画了一幅画叫“董大爷打铛铛”多少年还记得清清楚楚,可惜画是没留住,要不“文物”呀!富辛庄的回忆 - 沧海黎明 - .说起来好笑,那时候我们学校还有猪圈,养着一头肥猪,就在某教室门口,臭臭的,但是谁也不敢说,怕被说成是资产阶级思想,就是在街上赶上掏大粪的马车,也不敢堵鼻子,只能憋着一口气,快点走过去。最后从学校出来,是我们考中学发榜的那天,坐在教室里的心情很激动,明明考上了南开(班主任王老师的眼神告诉了我),老师还要卖关子,还得要我发言谈考不上怎么办,按照当时的时髦说法,我发言说,如果考不上就下放农村(当时已经有了知识青年回乡当农民的说法了)。随后发放入学通知书,拿到南开中学的入学通知,飞快的抛离教室,让下乡的誓言见鬼去吧(不料誓言在1969年兑现,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们的学校南边是一条胡同,那叫什么“三级跳坑”,即马路比胡同高,胡同比院子高,一下雨结果可想而知。为此这条胡同口,斜放着一架木质水车,就是为了看着水车如何使用,每到下学同时又在下雨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不是往家跑,而是逆向跑向南边小胡同看看那里的居民们手摇水车往外淘水。

   富辛庄的南边坐西是一溜鱼摊儿,每家摊位上都摆放着几只大木盆,大约半尺多高,木盆里放水养着活鱼,卖螃蟹的用木桶,高度齐腰,里面的螃蟹吐着白沫向上攀爬。那时的物价低,鱼和螃蟹只是毛把钱一斤,就是花五分钱向鱼摊儿掌柜的买点喂猫的小鱼也能给挺多。

   富辛庄南边的东侧有一间磨坊,一天到晚吱吱扭扭,门面里外,沾满粉尘,里面一头毛驴被蒙着眼睛没早没晚的在里面打转,也不知道在磨些什么。

   学校对过儿还有一处是我们经常光顾之处。一位四五十岁的大爷摆摊制作贩卖九连环之类的玩具。一段铁丝一把钳子人家是几夹几扭就是一把剑,然后加上铁环哗啦哗啦的几经穿梭,铁环出来了,七弄八弄铁环又套进去了,常常看得我们目瞪口呆。我们这些没钱的小孩在他这只能消费一些小的玩具,给他几分钱,他便问你,姓嘛呀,姓张。他便用铁丝倭一个空心“张”字,再做一只简易的铁丝锁,套来套去,也能出入自由。

   富辛庄大街以前在西南角一带还是属于比较热闹的地方,是我们小的时候上学、玩耍都离不开的地方,所以至今记忆犹新。那天和“强子”重游(充其量是走过)富辛庄大街,感觉大不一样,它也有了高层公寓,也有了饭店歌厅,但是有了这,有了那却没有了当年的特征和味道(连教堂都推到了重建),假如有机会再待富辛庄六年,我想我不会再有那儿时丰富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