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房秀英故事:上学之谜  

2014-08-12 11:14:34|  分类: 永丰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菁英草原《房秀英故事:上学之谜》

转载说明:九连的荒友介绍说,连队的房秀英很会写,很能写,写过不少下乡期间的小故事。我听了很感兴趣,希望有机会能够阅读。房秀英说,那是“受戴如心文章的启发,在‘五分场人家’参加群聊,几十年未见的荒友仍然这么真诚,友好,令人感动,也就有了写回忆文章的冲动。蔓菁若不嫌弃,明后天就转给你。”想不到今天一早,房秀英主动加我微友,并将文章发来了。于是,我将内容合并后,组合如下:

 

房秀英故事:上学之谜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上  学  之  谜

房秀英 

1973年是我人生旅途中一个难忘的幸运之年。距今虽己过四十余年,然当时发生的事情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记得1973年春播后的一天,分场领导刘生找我谈话,他说:“支部研究同意发展你加入党組织,准备‘七一’支部大会通过。你抓紧写一份入党报告和思想汇报。”就这么直接,这么开门見山。我听后真是又惊又喜,入党,那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于是我赶紧写了入党报告以及来农场后的思想小结交给组织。从此工作更加积极主动,期盼早日加入党组织。转眼“七一”党的生日就要到了,可入党的事仍不見动静。

 

到了七月底,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大中专院校来农场招生。我们连七、八个人被选送到场部参加统一考试。记得当时有填志愿的,我选译了上海外语学院。理由是,我虽是68届中技生,但初中学过三年英语。于是在场部我找了上海招生办的女老师向她表白:我有外语基础,是否可以优先考虑?没想到老师一口拒绝说:“不行,你岁数偏大(当时我24岁),我们要招小的,学习外语越小越好,没基础不要紧的,到学校一样都得从头学的。”从老师口中我得知他们己经选定了人,是一分场一个叫孙英的上海知青,她是69届初中生,比我小 4岁。就这样,我只好扫兴地返回了分场。

 

谁知沒几天,分场主任艾明亮把我和卜爱花叫到分场办公室对我俩说:“华東师范大学有二个名额给五分场,指定要上海知青,你们俩去吧!”说罢将手中的通知书放在桌面上,卜爱花喜出望外,立即挑了一个数学系专业的。另一张中文系的就是我的,可我有私心,吞吞吐吐没表态(其实心里不大愿意当老师),就对老艾说:我考虑考虑明天定。

 

我返回连队想找人商量。那天也巧,连队女生很多人在宿舍里,我找到蒋旭(因我那时管户籍,知道她父母都是当老师的,所以想请教她)。于是对她说:“蒋旭,问你一件事。”她问:“啥事?你说!”我问:“当老师好不好?”蒋旭不知内情,以为老艾要提我到分场学校当老师,于是就说:“世间万物都是静的(意指死的),死的東西都好做的(沪语意),唯有人是活的,做人的工作是最难做的。”多么富有哲理!在当时一般家庭出身的人是讲不出这样的话的。第二天我找到老艾对他说:“主任,我不去师大读书。”老艾惊讶地问:“为什么?”“我不想当老师,”我说,“我想先争取入党”,我又补充了一句。老艾见我不象是在开玩笑,便不再吭声。后来我听说,他把这个中文系的名额给了另一个男生,好像是五分场供销科的。

 

正当我下定决心不去想上学的事,安下心来在农场工作时,消息己不径而走。于是有人指责我说:“上大学不去,让给别人,侬思想介好?侬想勒了軋塔一辈子啊?价积极!(沪语)”也该骂!那年月谁信哪?套用现在话是否脑子进水了?可这就是事实!不是我思想觉悟高,太积极,而是当时我脑子一根筋,就想着入党的事。入党正处在关键时刻我怎么能走?我不走。

 

有道是:运气来时挡不住。事隔不久,分场王书记(王金铭?)到场部去开会,向林书记汇报工作之余提到了此事並表杨了我。林书记(总场书记林全甫)1972年底来五分场蹲点,为时半年之久。他熟悉我,听后便表示:这样的好青年我们不选送还选送谁?不能耽误她,一定要让她去上海上学。于是我的名字就落在了上海化工学院(华東理工大学前身)的录取通知书上,由王书记亲自带回来交给我的。林书记的一番话是王书记回来传达的,当时老艾也在场。“这回该走了吧,房?”王书记笑着说。老艾看看我,他明白我的心思,说道:“你的入党问题,政审函早就寄出,上海那边拖了太久。”他没有说明原委,見我眼圈己红便劝道:“党的大门是永远对你敞开的,可上大学这种事並不会年年有的,还是走吧!”

 

说话间时间己临近八月底,通知书上写明——报到截止日是l973年9月6日。面对领导如此的关怀与裁培,我感动万分,久久说不出话来 …… 不日,便整理行囊,依依不舍地离开永丰,踏上了新的征途。这一年正是我二十四岁的本命年,一个终身难忘的幸运之年!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