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胆量、饭量和技术  

2015-12-25 22:27:0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黑土情】《胆量、饭量和技术》
 33团——李更宇

     有了栖宿处,就要开展基本建设了:打井、修路、盖房子、架电话线。
     到这时,来报到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基建工作可以全面展开了,连里做出了部署。打井和架电话线的工作由上级派来的专业人员实施,我们就负责修路和盖房子。
     修路很简单,要求不高,用推土机铲起草皮(草皮一尺多厚,根须扭结很紧凑,连带着一些泥土),再把草皮推成高约两米的卷状(称作草垡子),整齐的推到路的两边,暴露出泥土的路基,晒干后用“刮路机”刮出中间高、两边低的路型,再由我们把路的两侧挖出排水沟,用挖出的土增高路面,最后用压路机压实。这个工作我们进行了将近一个月,路通后,其它工作就顺利多了。
      这期间正值夏季,烈日炎炎。人们不停的重复着插锹、扬土的动作很累、很乏、很枯燥,手打了水泡,脸晒得黝黑爆皮。一旦休息时,就在沟上横一把铁锹,搭上衣服遮荫,躺在下面睡一觉,大多数人会很快入睡。这段时间里我遇到了一件糗事,至今记忆犹新、恍如昨日。那天我轮值负责给大家送水(挑一担热水走十里地也很累),大家喝完水,我挑着空桶往回走,望着笔直的路基,两边草垡子上簇簇茂草青葱、朵朵鲜花艳丽,心中爽意盎然,一会仰头欢笑,一会儿低头哼着小曲,跳着蹦着一路小跑,别提多高兴了。忽然猛抬头,发现路基中央蹲立着两只动物,拦住了我的去路,它们比一般的狗大,目光炯炯、冷酷严峻地注视着我,是大狗?还是狼呢?我辨别不清,慌了,回去吧,怕战友们笑话,不回去吧,真胆颤,我脚底下拌了蒜,把水桶丢在一边,握紧了手中扁担,那扁担有胳膊粗,心想那两只动物若要袭击我,我总不至于束手待毙吧。正在此时,我发现这两个东西分开了,一只在路中央向我缓缓走来,另一只绕到草皮边向我跑来,我的妈呀,它们懂得包抄合围呀,这还了得!我扭过头就跑,顾不了丢人啦,幸好两只东西步伐不快,我却狂奔起来,连回头都不敢!忽然有人喊我:“喂,你跑啥?”抬头一看是连长,啊!太好啦,有救星了,我紧跑两步,来到连长身边,憋住喘故作镇静、貌似轻松地问连长:“这两只是啥呀?”连长笑了:“虎子、傻子你不认识吗?”啊!我的精神完全松弛下来了,这两狗是很有名的“义犬”,我早就听说过的,是农场有粮食定量的猎犬,体型健壮魁伟,尤其是头部硕大。他们的大名在八五四这个地方可以说家喻户晓,有传奇故事的,当然不可能伤我了,此时两只狗跑到跟前,竟然温顺地依偎我,好像见了故交,啊!我想起来了,两只狗的妈妈我熟悉,在老连队被我收留喂养了半年,我虽然没见过它俩,但我身上可能留它们妈妈的体味吧,狗的嗅觉记忆多强啊,它们认出了我,我却怕他们,真是丢人!一场虚惊,我才知道自己不够勇敢,如此胆量能“高歌踏破贺兰山、仗剑直捣黄龙府”吗?一次出糗,我多了这两只动物朋友,也知道了自己的胆量还要锻炼的。至于这两只狗还有多少故事,我想专门用一篇章再讲它们吧。
     修路是很消耗体力的,我们当时的饭量惊人,就连那些大我们二十岁的那些老同志也吃得不少,他们的工资不过几十元,家里每人平均生活费才几元钱,新建点还不能带家属,要和我们一样实行伙食供给制(每人每月缴费十二元,随便吃),他们觉得吃亏,食堂的伙食也比他们家里强,所以,他们就和青年人抢吃抢喝了,这样更提高了进食总量。记得有一次,食堂往修路工地送饭,肉包子二两五一个(粮食的实际重量),不分男女按人头每人四个(仅粮食就是一斤)带来的,没曾想,打开饭包一枪而空,后来的人没吃到,可把连长气坏了,大骂了司务长一通,命他回去再拉一趟,来回一趟一个多小时啊!于是吃到包子的和没吃到的,都在排水沟底休息、进林子玩耍,这回司务长吓坏了,竟然拉回和第一次一样多的包子,玩了一个多小时的人们,上顿饭消化的差不多了,居然又把包子全分光了,据说,有人吃了十多个,这天大家没干啥活,光顾着吃饭了。食堂的伙食很好,也经常吃肉,之所以人们吃得多,是因为工作量太大了吧。
     我们此时还住在帐篷里,北大荒的夏季很短,天气很快就会转冷,人们不住进房子可不行,所以急迫的任务就是盖房子。资金有限,不能一切都买,自己烧砖来不及,因此,最初的房子都是简易的泥土结构或砖混结构。泥坯墙、干打垒墙、叉墙、泥辫墙、草皮墙同时上马,以满足不同的用处。为了让大家早日入住,为让全连的家属早日搬来,为让百名职工在房子里过冬,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是基建班长,这些活就不可避免的全参与了。准备工作从建点的第一天就开始了,伐木做樑、柱、檩、门窗,割草苫屋顶,脱土坯这些都是同时进行的。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其中的一些技术门道。
     脱坯,林子下面都是沙土,质量不错,混合泥土就可以脱坯了,这个活太累腰了。一般是女人强于男人,因为要蹲着干。烦恼的是,满头汗水招来蚊虫叮咬,沾泥的双手挠痒不便,挠破了皮肤,污染了伤口,就长疖子生疮。
    干打垒,把泥土砸成方块,放进竖在地基坑里的模板中,一边垒砌,一边捶打结实成墙,此法需要土质有一定粘度,捶打夯实非小伙子不成,这样的墙体不能太高。
    叉墙,把泥土和成泥,加入碎草末,闷熟,在地基上用铁叉一茬茬的摔实,此法结实,密不透风,整墙一体没有缝隙,防风隔热。缺点是,不可以一气呵成。高度大约到了一米,要晾一晾,待其干些后再继续增加高度,否则墙体的底座会堆下来变胖。还要随时观察平整度,用铁锹修戗使之横平竖直。
    泥辫子墙,用树木搭好房屋构架,墙体处增加横杆,呈格子化,把草缕蘸泥浆,在横杆上编成辫子,一层层的辫结在一起成墙。成墙后涂泥浆使之平滑。此种墙体浑然一体,薄而坚固,亦不透风,特别适于不住人的仓库类用房。 
    草皮子墙,把草地上的草皮子切成方块,直接垒砌,每增高尺余,加入草绳作为拉筋,此墙不能太高,且墙体偏厚。地基一定得夯实。
    家属房我们采用了“穿鞋带帽”的建筑办法,即是地基砌石头基础,房角砌砖柱子,中间墙体填土坯,屋顶铺瓦,这样的房子寿命要长些。
    盖房子上柁樑、苫草屋顶、挂瓦技术要求高一些,也有一定的危险性。经过一个季度的锻炼,我们的技术有了进步。年轻人气盛,常常比试技术和胆量的高低。比方说,往脚手架上扔砖,不是一块而是两块三块一起扔上去,扔的平稳、接的顺手,比方说,单手夹起五块砖啊,在脊檩上搬着檩条走啊,钉屋面板单手可以操作啊,这样的本事我都具备了。我不是技术能手,我的一个战友可以和师傅比赛垒山墙,一个下午要垒砌三米高、六米宽的山墙,两人分别砌东、西山墙,相向而立。下面的小工抛砖送泥,上下奔跑,即使女孩们,也是挑泥兜上翘板、走脚手架气喘吁吁的,再看两个人,瓦刀飞舞,气定神闲,工作服上不沾泥水,垒出的墙体缝齐茬准。往往引来下面观看的人一片叫好,动作连贯,有条不紊,如行云流水。那时没有技术级别,没有奖励,人们完全是出于喜好。我则喜好另一种砌活,门框的拱形和窗台的虎头砖,我觉得有艺术性,是个细致活。
     当然在高处干活是有危险的,尤其是在屋顶苫草,把铡刀切齐的小叶张草码在屋面板敷泥上,用搓板型的工具拍出坡度,既要细心也要大胆,草屋顶很滑的,一旦脚下踩不住了,我就顺势慢慢下滑,看好下落点稳稳掉下去,一般不会出问题,我曾有几次这样从屋顶滑下来,只是人年轻手脚灵便,都没摔伤。 
    短短的一个春夏季节,我们学习了这么多的建筑手法,这是其他单位不可能遇到的。接近国庆节 ,两栋集体宿舍,四栋家属宿舍,一栋办公室,及食堂、马棚、小学校就都盖好了,我们离开了帐篷那种“被头结霜(帐篷里冷,早晨被头呼吸处会结霜)”的环境。我们住在自己亲手建起的房子里,又开始烧砖和砖瓦水泥房屋的规划,三年后这个愿望也实现了。还是这些人,还是这块地方,食堂、礼堂、仓库、锅炉房、小学校、水泥粮囤、发电室、水泥晒麦场、机修厂房都建成了砖瓦房。
    我没写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只是让饭量、胆量、技术这些琐事,来反映出我们艰苦奋斗的一些侧影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