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转载】发生在建边十连的事  

2015-03-26 12:28:52|  分类: 建边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永根

我原来是永丰农场一分场六连的上海知青,在1972年调入水利队,又于19756月调去建边十连。在建边艰苦的环境中,我经历的一些事可能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我们的青年时代曾处于这么一种生存状态,我们能一步步走到现在不容易,回忆往事,更要珍惜当下。

                                      在运粮的路上

在到达建边的第二年,记得这一年似乎是个灾难年,不祥的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一连发生车子翻身压死压伤数名知青、某连知青宿舍失火屋内所有一切化为灰烬、某连有人操作不当致一人在水缸中溺亡……听着这些,大家都不寒而栗。

时间到了麦收农忙季节,这时的劳动力显得格外紧张,几乎天天加班。这年的麦收时节天气格外好,小麦得抓紧在好天时收割。德国进口的联合收割机效率特别高,麦子一车车不断地拉回来,卸在场园里。拉回来的小麦,要经过扬场、晾晒后才能入库、交公粮。

由于人力、场地及流程的问题,场园里容纳不下源源不断拉进来的小麦,怎么办?只能临时在收割的田头边放上几块大油布,把粮食先卸在这里,等晚上场园地方腾出来后,再由“小车”去把麦子运回来。

晚饭后,我带着四个哈尔滨小青年,有孔凡清、小马等,我是带班的班长,他们也管我叫大哥。所以我这个当大哥的,不仅要负责拉粮,还要负责他们的人身安全。特别是我们每晚拉粮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段翻浆路,非常危险,车经过这里,挂车上下、左右颠得十分厉害,很容易翻车。联想起几个月前,一连翻车的那次惨剧,我们都心有余悸,每当路过这里,我特别紧张。白天干了一天活也比较累,四个小青年在装完车后,躺在挂车上的麦子堆上睡觉,我是不能闭上眼睛休息的,要留意路上的情况。翻浆路到了,赶紧把他们一个个叫醒,然后招呼他们全到车厢后面,双手紧紧地抓住挡板,同时还要作好随时准备跳车的姿势。挂车上下、左右不停地颠簸着、晃动着,仿佛不把我们甩出去不甘心似的,我们的身体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摇晃着,不是用力抓住挡板,我们早不知被甩到哪了。这样折腾了十几分钟,总算通过了这段“要命路”,我这才大大松了口气。他们又躺在麦子上睡觉了,做起了美梦,我则继续执行我的任务。

就这样,一天一天地经历着这惊险、刺激的一幕。

整个麦收运粮的过程危险、紧张、劳累,由于我们不敢大意,注重安全,总算安然度过。

        二    一件不该发生的血案

到了建边的第三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少青年开始迷茫、困惑、烦恼:这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一辈子?还是几年?看看这里是那么荒凉,物质生活是那么贫乏,交通又是那么不便,靠我们这些人能改变这里的一切吗?大家不知出路在哪里,开始心绪不宁、情绪低落。有的青年经常到老乡家去喝酒,以此消愁,有时喝得酩酊大醉,躺在地上说胡话,有的甚至动手打人,发泄心中的不快。

事情发生在我睡觉的宿舍里。那时我们的宿舍都是自己盖的,因为附近都是树林子,砍树很方便,所以就地取材。用树杆扎成长方形的框子,中间放泥土压紧,然后就一层一层往上垒,往里填土,一圈围成后,再上房顶的三角架并上梁。屋面也是用树杆铺成,上面铺上草,再用树杆压住、绑好,怕风把草刮走,最后用泥里外抹一遍,这屋子就造好了。当地老乡还称用泥垒的屋子冬暖夏凉呢。

我们这屋里住的有哈尔滨、天津、上海三地的知青,上海知青中又有从永丰来的和从嫩江来的。我们习惯上称嫩江的上海知青为嫩江知青。

一天晚上八点多,因停电,宿舍里点着几支蜡烛,显得很昏暗。嫩江知青施则为和陈胖,为一点小事和哈尔滨小青年小马争吵起来,施则为个子虽不高但长得很壮实,陈胖长得高高大大的。他们俩刚喝了不少酒,扯着嗓门争吵着,小马长得瘦瘦小小的,如果要干起来的话,小马显然不是他俩的对手。我当时躺下睡了,听到他们吵架就起身劝了一番,说大家都是知青,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都不容易,算了,别吵了!小马趁我们劝解时也离开了宿舍。

事后听小马说,他出去后,感到害怕,怕如果动手,他一个人无论如何不是他俩其中一个的对手,于是他跑到连部办公室,向里面的干部诉说了刚才的情况,要求指导员出面解决纠纷,去说服他俩不要再发生纠纷和吵架。然而,指导员他们酒正喝在兴头上,一个个满脸通红,对小马说的话根本听不进,也不想出面调解。小马觉得很无奈,在无助的情况下,他不知在哪找了把尖刀藏在袖子里,回宿舍准备睡觉。

小马要睡没睡之时,陈胖打着电筒找到了他。后来,屋里漆黑一片,只听见哔哔啪啪一阵打斗的声音,我起来准备劝解时,只听“咚”的一声闷响,听到施则为说:怎么?陈胖你打不过他?陈胖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地上呼气。等点亮了马灯一照,啊!血!地上是一滩血!施则为惊叫着,我们赶紧去叫医生。医生来了,一摸已无心跳了。一个活生生的大个子就这么倒下了!他再也没有醒过来,也没留下一句话。

后来,法医检验下来,心脏被刺深达七公分,待凶手抓住,找到了那把尖刀,那刀刃长七公分。可见当时小马反抗用了很大的力,以至于把整个刀刃全刺进去了。

小马后来被判了刑。

如果那晚小马去连部求助时,指导员能及时出面调解,惨剧就不会发生。误事的指导员被革了职,而陈胖却长眠在了建边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