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2016-01-12 12:22:22|  分类: 祭奠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 衔泥斋主人 - 衔泥斋主人

 

今天是2016年1月11日,每年的1月11日,我都难以忘记,因为这是一个令我十分伤感的日子,它关联到一位知青英烈,也关联到作为这位知青英烈的战友悲愤而无奈的心情!这也是我有朝一日作古而永不瞑目的一件事!

 朋友们在耐心浏览如下全部文字之后,也就知悉理解了我此时此刻的心境。


乾龙并诸位知青朋友:

  大家好!受朋友们的委托,我今日赴京到民政部,就为孙国平正名之事走访并递交有关卷宗。现将情况汇报如下:

  1.由于我在赴京前做了一些准备功课,托有关朋友联系了民政部有关领导、信访办及优抚安置局有关领导,所以今天受到民政部信访办领导的热情接待。信访办领导认真阅读了我们致李学举部长的信及卷宗。该领导表示十分理解我们和国平亲属的心情及良好愿望,为孙国平的事迹所感动。但是直率地指出,根据民政部1980年的文件规定,肯定不能受理追认孙国平为革命烈士的诉求。领导讲,据他们掌握,1980年前,在全国范围内,比孙国平为国家利益牺牲更壮烈、更震撼人心的事例还有很多,现在都一律不予追认,如果开了政策口子,将会引发不可预知的不良后果。之后,该领导又请来优抚安置局的领导,详细讲明情况后,优抚安置局的领导的表态与信访办的领导完全一致。我尽了最大的表达能力反复阐述我们的意见与愿望,在感知无望的情况下,提出无论如何要将信件及卷宗呈送李学举部长,两位领导表示破例转呈(因为咱们不是按组织程序上访,所以本应不为转呈)。

  2.估计李部长阅信后,要交优抚安置局处理并答复退回卷宗,此程序需待时日,一旦最终通知我,我再将有关情况向大家及时汇报。

  3.王念宁同志在得知我赴京前,先斩后奏,给我寄来1000元钱,供我往返津京交通及应酬之用,并嘱咐我不要声张此事。我十分感激念宁的真挚心情,并遵嘱在赴京前没有向大家说明此事。但是我也诚恳的向念宁及大家表示,我为知青战友孙国平办点事情完全应该,况且花销自己完全可以承受,因此,我坚决不会花费念宁所寄钱款,希望念宁及大家理解接受。

  4.鉴于我们四地知青及父老乡亲为孙国平正名之事已经全力以赴做出最大努力,但因有关政策规定最终不能如愿,此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没有遗憾,只能理性面对早已有充分心理准备的现实。我们在良心上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国平、国平亲属以及广大关注支持此事的各界朋友,相信亦会得到大家的理解。

  5.考虑国平母亲有退休工资及医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我们知青朋友的经济能力有限、之前在知青代表两次看望孙母均捐出义款、在为孙国平正名采集证言及赴永丰为此事奔走时又捐出部分钱款等情况,我建议不再为孙母继续捐款,将念宁寄给我的1000元在春节前,敬请上海知青朋友代表永丰四地知青及父老乡亲送给孙母,以表我们的关心,届时一并将我们为国平正名的过程、结果如实向国平亲属说明交代,我想会取得她们的理解的。(为支付申烈交通住宿费用,庄蔓菁、胡兰、齐文静曾各捐300元,于德宁、王希荣和我各捐500元 ,总计2400元。交由念宁后,用于了她们往返哈市至永丰农场间的办事费用。念宁在我赴京前给我寄来1000元。我不再将1000元寄还念宁,我相信念宁会支持我的!)

  6.在我受大家委托赴京前,在津上海知青朋友沈小贞几次主动表示愿同我一起赴京,因我考虑天寒地冻、暴雪造成交通不便、卷宗资料齐全无需多人劳驾等因素,决定我自己一人前往,在此向小贞表示诚恳地感谢!

  以上汇报及有关建议敬请大家指正。

  顺祝大家健康愉快!

                                胡  光

                                2010年1月11日

 

  

  1971年1月24日下午,原黑龙江省德都县(现五大连池市)永丰农场场部工业大队木工车间发生火灾,在大家奋不顾身全力抢救国家财产当中,上海知青孙国平和刑满就业工人关志友不幸壮烈牺牲。

  为了纪念和缅怀英烈,2008年6月,永丰农场南阳天津知青编辑出版的知青回忆录《躬耕南阳》一书中,记录了英雄孙国平的事迹、保存了他的遗照。

  2009年10月19日和22日两天,我和上海部分知青朋友看望了孙国平当时93岁高龄的母亲,并接受老人家及孙国平姐姐的委托,开始为孙国平申请追认革命烈士的工作。我们利用“永丰农场知青网上之家”作为联络平台,会同永丰农场沪、津、哈、北安四地知青、父老乡亲成立了以上海知青“九月九”为首的为孙国平申烈工作小组。在宣传和发动此项活动中,永丰五地朋友及社会各界朋友给与了极大关注和热情参与帮助: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共有620余名永丰农场五地朋友和社会各界人士在网上签名支持此项活动;正是在大家的鼎力支持下,工作小组满怀庄严的使命感,克服了许多困难,完成了申述申请文件的撰写和有关证明材料的采集、进而完成申述申请卷宗;先后委派永丰北安知青“璞石”、永丰子弟“云中漫步”和天津知青“衔泥斋主人”相继冒雪迎风、辗转永丰农场、黑龙江省民政厅、国家民政部,为孙国平申请追认革命烈士之事进行走访。各级民政部门领导对我们的申请高度重视并给与认真研究,但对照1980年由国务院批准、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终因条件不符,未予受理。申烈工作虽然未能如愿,但广大朋友通过参与整个申烈过程产生了强烈的极富价值的精神收获,不仅重新缅怀了英烈的事迹,使每个人的心灵又经历了一次洗礼,而且通过活动进一步呼唤了英雄主义、爱国主义和牺牲奉献精神的回归。

  我至今还深深记得,2010年1月11日上午,我受申烈工作小组的委托赴京上访国家民政部时的情景。那天是天津当年冬天最冷的一天,白天最低温度是零下9度。我平时不大爱穿警服,这次为了表示郑重,我特意穿戴整齐警服赴京。虽然我已经心理上做好上访无果而终的充分准备,而且荒友璞石在我赴京之前发来电子邮件中善意的提醒说:“你这次赴京之旅极可能很悲壮”。尽管如此,当天下午,我离开坐落在北京东城区北河沿147号的国家民政部时,回首最后看一眼那高高的庄重的门楼,热泪还是止不住流了出来……

  上海知青孙国平当年牺牲时不满18岁,而且自1970年下乡未曾回沪探亲,就将年轻宝贵的生命献给北大荒黑土地,可谓壮士一去不复还。想一想,我们知青中绝大多数人尽管饱受苦难,但毕竟最终重新回到亲人身边,重新创造新的青春和生命。我们没有理由不倍加珍惜今天的生活,没有理由消极懈怠的对待生活。

  与孙国平一同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还有一位英雄是刑满就业工人关志友,当时那个畸形的时代,对待人的生命和尊严的意识是比较淡漠的,关志友牺牲后也只是摘去他的“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帽子。

  值此英雄孙国平、关志友牺牲祭日,向长眠九泉之下的英灵表示沉痛哀悼!

  在我们心中,二位英雄是无冕的革命烈士!

  孙国平、关志友永垂不朽!


 (以下附:1.关于为孙国平申烈致民政部部长的信。2.我在赴京上访返津后当晚向工作小组汇报的电子邮件原文。)

 

致民政部李学举部长的信

尊敬的李学举部长:

  您好!我们是原黑龙江省德都县(现五大连池市)永丰农场(现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五大连池监狱)来自上海、天津、哈尔滨、北安四地的知青,40年前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将青春和热血献给了北大荒黑土地。光阴荏苒,至今都是60来岁的年纪了。我们深知您作为拥有13亿人口泱泱大国的民政部部长,日理万机,工作异常繁重,写信打扰您,势必给您增添麻烦,敬请您给予谅解。

  我们写信的主要目的是为一位知青战友申述申请追认革命烈士事宜。

  1971年1月24日下午,永丰农场工业大队木工车间发生火灾,正在公休的农场武装民兵基干连战士、上海知青孙国平闻讯自觉奔赴火场,奋不顾身投入扑火、抢救国家财产的战斗中,在和他人拆除电刨床连接地面的固定螺栓时,因车间房架烧毁塌落被掩埋,不幸壮烈牺牲,享年不足18岁。(详见证言)

  孙国平牺牲后,当时农场革委会报请上级追认其为革命烈士,不知何故未批。(详见证言)

  2009年10月22日,在上海、天津知青看望孙国平的母亲詹金凤(现年93岁)、姐姐孙莉莉(现年63岁)时,孙国平的母亲、姐姐提出重新追认孙国平为革命烈士的愿望,因年事已高,不能亲勘此事(孙母现因颈椎骨折住院治疗),特委托四地知青和五大连池监狱领导代办申述申请。(详见委托书)

  鉴于知青战友孙国平亲属的郑重委托,四地知青及永丰农场职工子弟成立了“促进追认孙国平为革命烈士工作小组”,明确依法、理性、有序、坚定地依靠党和政府各级组织开展工作。主要是:1.撰写申述申请书及工作小组意见书、采集证言证据、整理申述申请卷宗。2.在“黑龙江省永丰农场知青之家网”开辟为孙国平正名的专栏,发布相关信息,征集支持签名。(截止11月22日网上实名签名留言活动结束,在短短20天之内,已有630名海内外永丰农场知青和永丰农场父老乡亲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签名)3.委派知青代表专程赴五大连池监狱,向组织递交《申述申请卷宗》,得到监狱领导的深深理解和大力支持,监狱向黑龙江省民政厅撰写了申请报告。(以上各项详见《卷宗》)

  工作小组代表在向黑龙江省民政厅有关部门领导汇报情况时,有关领导对我们的申述申请愿望表示了同情和理解,但告知我们:国家民政部已有正式文件,不再受理1980年之前除军人以外的追认革命烈士的申请。故而,我们转而上书向您诉求:

  1.根据1980年民政部关于《革命烈士褒扬条例》之第五条,孙国平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性质已是不争事实。孙国平在国家利益受到威胁之际,毫不犹豫、挺身而出献出自己宝贵的年轻生命的情节震撼人心,他的英雄事迹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激励了广大知青的爱国主义热情及革命英雄主义意识,对广大知青后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深刻影响。

  2.当年为抢救洪水冲走的两根木头电线杆而牺牲的上海知青金训华、为抢救落水之羊牺牲的天津知青张勇、(孙国平牺牲后事隔不到三个月,即1971年4月19日,与孙国平同为一个农场)为追捕敌特而溺水牺牲的上海知青傅国资、在他们牺牲后均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孙国平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事实、情节、影响、价值、时代背景与上述英烈同出一辙,但却在追认政治荣誉的认知上不尽一致、标准上未能如一、结局上大不相同,致使孙国平亲属、广大知青、永丰农场领导和父老乡亲以及社会有关人士怀有深深的遗憾……我们认为,孙国平牺牲时,身份不仅仅是知青,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重要组成部分的一名武装民兵(详见五大连池监狱组织证明材料),这与当年评定革命烈士的标准范围也是相符的。

  3.孙国平的亲属以及我们为重新追认孙国平为革命烈士的所有同志一致认为:当年,孙国平把自己宝贵的生命献给了国家;如今,我们理应还给他一个应有的尊重!为孙国平同志正名,绝不单单是索要政治名誉和一己之私,更为重要的是还原真实的历史事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正视和充分肯定知识青年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为社会的贡献与牺牲;呼唤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仍不能缺失的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舍己为公的道德情操;促进社会和谐;进而调动和保护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积极性!

  4.民政部1980年颁布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将追认革命烈士的范围由之前限定的几种人,扩大到符合标准的全民,这是党实事求是的一贯优良传统的生动体现,顺乎民心;是党和政府与时俱进的正确决策;是充满社会人文关怀理念的体现;是符合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以人为本”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的政府的积极作为。

  5.尊敬的部长同志,我们在为上海知青英烈孙国平正名的过程中,通过回顾他的英雄事迹,又一次净化了我们的心灵,又一次得到了深刻的教育。在自愿参加为孙国平正名的知青当中,有尚在工作岗位或已经退休的党政机关各级领导、国家公务员、大学教授、各行各业的职工、职员。我们觉得在孙国平老母有生之年,在我们广大知青有生之年,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知青战友孙国平、为孙国平年迈患病住院且生活困难的老母亲(老人只身居住在连同卧室、卫生间、厨房总共约15平方米的环境)、为社会做些有意义、有价值的善事,责无旁贷!

  我们真情恳求和相信部长同志理解孙国平亲属及我们广大知青朋友的心情愿望,高度重视为重新追认孙国平为革命烈士的申述申请,将其作为特殊历史事例,特事特办,给与圆满的解决,我们对此充满着期待!

  以上所言,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您批评指正。

  再一次对打扰您表示深深地歉意!

  顺祝您工作顺利,健康愉快,家庭幸福!

         永丰农场知青及职工促进孙国平为革命烈士工作小组

                             2009年12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