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军事演习之夜  

2016-02-25 19:17:0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军事演习之夜》


      1969816日,我们南开中学的126名同学乘坐火车离开家乡天津,赴黑龙江省德都县(今五大连池市)永丰农场务农(永丰农场当时系黑龙江省公安厅劳改局第48劳改支队)。

 由于之前发生了“珍宝岛事件”,1969年底中苏关系进一步紧张恶化,农场与全省全国都在搞战备,农场组建了武装民兵基干连,基干连领导由驻场军代表担任,我从南阳屯(良种站)调往场部基干连任班长。

 一天夜里,香梦沉酣的我们被尖锐的几声枪声惊醒,随后,紧急集合号吹响。我们迅速起床、穿衣、跑向操场……连长进行了暂短动员:  “有苏修特务空降德都县境内,命令全连战士立即跑步前进到指定区域设伏……”

 北纬48度多的冬季午夜,气温已达零下四十多度,滴水成冰,呼出的热气瞬间结霜。队伍跑步出发,沿着场部至德都县城结满冰雪车辙的公路上疾跑,不多时人人都已气喘嘘嘘,未曾经历过战斗的我们心情更是极为紧张……当跑到南阳屯附近时(已跑离场部2公里),忽然班里上海知青洪东升掉了队,我发现后紧忙往回跑到他跟前,他在路边一处一米多深的积雪里用手正扒着什么。一问才得知:他紧急集合时,脚上穿的棉鞋没来及系好鞋带,跑到这里由于天黑看不清路面,掉进路边深沟积雪里,自己奋力从厚厚的积雪里挣扎出来后,鞋子却丢在了里边,眼看队伍已跑远,我急忙脱下自己的棉皮鞋,让他穿上,他迟疑着,不肯接受。在我再三催促下,他终于穿上鞋子,和我一起去追赶队伍……没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只穿着一双线袜的双脚就感到了冰冷寒彻,我不敢停下脚步拼命奔跑着,妄图以运动的发热来抵消高寒……不久接到命令又跑步返回场部,原来这是一场紧急演习……当我迈着好像不属于我自己的双脚回到屋内时,洪东升用脸盆盛满白雪,赶紧给我搓脚……冰冷的无知觉的脚慢慢地开始变暖,但一股奇痒恶心的感觉让我异常难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万幸的是我的脚没有严重冻坏,只是左脚趾有些冻伤,肌肉没有坏死......

 从那年冬季以后,我的双脚不管冬天夏天永远是一凉一热,好像特意为纪念那一个北大荒的高寒之夜,纪念那个混沌的年代里纯洁无暇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写于199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