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看图讲故事48:王莉霞  

2016-04-26 08:48:1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菁英绿地《看图讲故事48:王莉霞》
看图讲故事48:王莉霞 - 菁英绿地 -

 

难 忘 的 日 子

王莉霞


    1978年 1月28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在胜利农场结婚了。我和施向东相识 8年,一起工作了 7年,又相恋了 4年,终于修成了正果。

    婚礼是在场部机关会议室举行的。那是一个星期六,我俩上午才到当时主管婚姻登记的保卫科去登记申领结婚证书。听说我们登记了,机关上下就忙乎开了。我所在的宣传科和他所在的场办几乎全体出动,有的去买瓜子、糖果、烟卷,有的去布置机关会议室,有的来帮助我“梳妆打扮”。当时已经由兵团改制为农场,李殿良是场党委书记,施向东由宣传科调到农场办公室任秘书,这样,政治处的同事就成了我的“娘家人”,场办的人就是“婆家人”了。李书记亲自点名,让场办的耿焕芝作为婆家人来“催妆”,督促新娘子打扮。

    我们的结婚是临时决定的,什么也没有准备。没有新衣服,我就找出了我平时比较喜欢的那件比较新一点的毛蓝布罩衫,但马上被焕芝她们否定了。结婚怎么也得穿件喜庆一点的衣服啊。她们也奇怪了,我怎么穿件旧衣服当新娘啊。她们拿过我箱子的钥匙,从里到外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新衣服,最后只好帮我选了一件不太旧的茜红色上衣、一条灰色涤卡裤子穿上了。

    机关门厅的黑板上写上了一条引起轰动的通知:“今天晚上7:30,机关全体同志到会议室参加施向东、王莉霞的婚礼”。怎么事先都没听说,突然就结婚呢?引起了种种猜测。其实,关于我俩的事,早就是大家议论的对象。在场部机关的知青中,我俩是年龄最大的,我已经29周岁了,他比我还大一岁。很多比我们年龄小的知青都已经在农场安家立业了,人们都瞄着我们,看我们能不能以结婚的实际行动表明“扎根边疆”的决心。1977年国庆前,领导批了我们探亲假,让我们回去把婚事办了。走之前,我们没有登记。回城的途中,听到大喇叭广播了国家决定恢复高考,老三届学生可以参加高考的消息。我们在高兴之余,又担心已婚青年能不能报名高考这个问题,所以决定这次就不结婚了。探亲回来,知道我们没有结婚,有些领导就认定是我不安心边疆建设,取消了发展我入党的动议。

    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不安心边疆建设,当初上山下乡,我奶奶让我去她老家北京郊区湾子(现在早已划归北京市区)插队,我都没去,铁了心要到北大荒来的。我只是从小就有上大学的愿望。推荐工农兵学员时,我找过团长政委,可是他们说我现在的水平就不比在学生低,不用去上这个学了,这是城需要你,你就安心在这里干吧。一次一次碰壁,我也就死心了。现在,国家政策变了,允许老三届报名高考,我死了的心又复活了。所以我和施向东商量,先不结婚,回去复习功课,考大学。但是没想到,农场出了土政策,不许68届报考。这一下又让我的上学梦破灭了。

    施向东参加了这次高考。但是这时候不到发榜的日子。通过关系,我们已经知道他的总分在合江地区文科考生中排第一,上大学没有问题的了。而他则想在走之前完婚,好让我放心。可是我不想,还想明年再争取考试的机会。我们的这些想法别人是不知道的。老同志们一如既往地纷纷来劝我,我也不想辜负施向东的心意,终于下决心,结婚。没有跟家里商量,也没有通知自己的同学、朋友。白天还在正常上班,晚上就举行了婚礼。

    那天晚上,机关会议室里挤满了人。外面白雪皑皑,寒风刺骨,屋里喜气洋洋,暖融融的,会议桌上铺上了一块绒布,摆上了两盆鲜花(不知道是从谁家借来的),还有事先准备好的瓜子、糖果、烟卷。宣传科长吴廷章为我们主持婚礼,李殿良书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贺词,老同志们和知青战友们说了很多吉利话。他们的祝福至今还暖在我的心里。婚礼在一片歌声中结束。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

    我们带着大家的祝福进入了洞房。洞房就是我住的那间集体宿舍,和我住一屋的小张搬到了别的屋子。我们把两张单人床对上,把施向东的被子铺在下面当褥子,我们两人也只能盖我的一床被子了。条件虽然很差,但是我们的心里甜甜的。

    连队的同学、朋友们知道了我们结婚的消息,都兴高采烈地跑来为我们祝贺。五连的同学采来了蒲棒的洁白的茸毛做枕芯为我们做了一对新枕头,说这寓意“白头偕老”。四连的战友给我们送来了半扇羊肉,原二十连管连长听说我们结婚还让人给我们做了个碗橱送来了。我们买了一张白铁皮,让人帮忙打了洗衣盆、木桶、水壶和水舀子。在大家的热心帮助下,我们的家庭生活开张了。

    生活是甜蜜的,也是艰难的。那时候知青只要结婚了,就不能再在食堂吃饭。当时我们俩都不会做饭,也就能做个面汤。我的同学、朋友们知道我不会干活,他们就跑来帮我包饺子冻上,一冻就是一面袋。那些天不是吃冻饺子就是喝面汤,也觉得挺幸福的。过了春节,大学发榜,施向东录取到黑龙江大学中文系,三月初,他上学去了。短暂的蜜月结束了。我又回到食堂吃饭,那张“双人床”又分成两个单人床,小张又从别的屋搬了回来,一切似乎又回到一个多月以前。但是那段艰难又甜蜜的日子却让我永生难忘。

    离开那段日子已经快40年了,每当我们回忆起那个白雪皑皑、寒风刺骨的晚上,那个既没有婚纱,也没有婚车,穿一身旧衣服的婚礼,回忆起那些难忘的往事,总是忍不住要笑上一阵子。


备注:作者为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24团10连的天津知青。男主人公为24团的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