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情结知青——桃花潭永丰知青展馆四分场展板前言  

2016-04-02 09:55:04|  分类: 南泉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省永丰农场(现五大连池监狱)在德都县(现五大连池市)境内,场部距县城仅几公里。四分场在场部西北二十几公里偏远的靠山屯,(因坐落在西山脚下而得其名)东邻团结公社,西邻东升大队,北邻永发大队,面南则是滚滚 西去的讷谟尔河。占地面积1500公顷,可耕作面积609公顷,130多户职工。
        农场原属黑龙江省劳改局,对在押犯人改造和刑满就业人员的安置生产。对前苏联的珍宝岛战役后,绝大部分刑满就业人员遣返原籍,由下乡知青接替了当时他们的各项生产任务,接受再教育。
        四分场于1968年10月24日接收知青58人,同年11月8日接收第二批知青46人,计104人。1968年到永丰农场的知青绝大部分是哈尔滨的500多人,编为五个连队,四分场的104人编制是四连(后改为六连)。1969年10月7日,又迎来海河之滨的天津知青108人(男61人女50人)后来又三位年纪小些的追随兄长也到了四分场,计111人,编制是七连(后改编为十五连)。1970年5月27日农场接收来自上海的知青102人,安置在场部(工业大队等单位),编制为十七连。1970年12月9日,由17连抽调36人到四分场,编入六连。后来陆续从一连调入15人、二连4人,编入六连,此时四分场知青总数已达270人。1974年分场出于便于管理和加强各地知青团结,连队拆散重组,上海、天津、哈尔滨及当地青年混编为一个连队,统称六连。1975年永丰农场改为生产队编制,四分场是第六生产队,自此连队番号取消。
        1968 年至1970年知青队伍相对稳定,实行半军事化管理。1971年后逐步减员,抽调基干连或其他岗位的,推荐上学的,入伍参军的等等。1975年部分招工回城,间接办理返城的,相继离开农场,直至1978、79年大批病返回城,四分场只有哈市两人,天津一人留在农场。
        广阔天地,青春流淌。
        一声列车嘶鸣,擦去离别亲人的泪水,告别温暖的家乡,带着求学不能的遗憾,我们从上海、天津、哈尔滨汇集到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四分场,自此开始了长达几年至十年的接收再教育,走向社会劳动的大课堂。
        春,制作颗粒肥、拌种呛人的农药,春耕、播种春寒料峭,水田平整地时磨出的满手血泡、、、、、、。
        夏,早上三点半晚上看不见地里三顿饭,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产地、割麦,蚊虫叮咬不必说,每天的汗水让体重有几公斤的变换。
        秋,大田地里的小镰刀,累的人直不起腰来,跟车拉地披星戴月,分场的那块水泥场院晒粮、扬场、打撮子装袋、上跳入囤、装车送粮,稚嫩的肩膀扛起200多斤的麻袋。脱谷机日夜轰鸣,在对面看不清是谁的尘土中连班奋战。还有沤麻、起麻的寒冷难耐和令人作呕的臭气熏天、、、、、、。
        冬,北大荒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积肥、修水利的铁镐震得双手肿胀,吃饭拿不住筷子,荒郊野外啃着凉透的包子,几百斤的抬筐磨破双肩,汗水湿透棉衣。跟车拉沙子、火山灰,冻的鞋袜黏在一起、、、、、、。
        那情、那景犹如就在昨天。尽管是那样的艰苦,还是夺不去我们年轻的情怀。讷谟尔河中流击水,西山大坝上的山花烂漫,绿油油的麦田中引吭高歌,大雪纷飞时的冲天豪迈。这就是知青,苦中作乐的年轻一代。
        四分场最大的副业就是养蚕,蚕场就在与讷河县交界的风景秀丽的莲花山,养蚕人是我们引以自豪的养蚕姑娘和当地的十几个男青年。每年的五月中旬以后,保管了一冬天的种茧就要破茧成蛾了,养蚕姑娘也就开始了辛勤的劳作。雌雄蚕蛾交配、产卵需要日夜不停的管理,在卵化幼虫前姑娘们要用柴刀把放蚕的场地清理干净,手磨出血泡、汗透衣衫。幼蚕能吃时,姑娘们把它们一点点的放到中刈过的柞树上吃新发出的嫩叶。(中刈,是冬天把柞树拦腰截断,只留树干,开春就会发出新的嫩枝)随着蚕宝宝不断长大,养蚕姑娘就不断地头顶大筐,一筐一筐的转移能吃的蚕,保证它们新鲜足够的柞树叶子,同时还要不断地清理场地,以防地上的害虫,还要时时哄跑鸟儿。从日出到日落,穿梭在柞林里,承受夏日的闷热,蚊虫叮咬,衣服刮破,每天往返山上山下数次的劳累。日复一日的辛勤汗水换来了秋日的收获,蚕经过几次睡眠几次蜕变终于休眠停食,开始吐丝做茧自缚,挂在树上的蚕茧就像成熟的果实。这时的养蚕姑娘更是辛苦,从树上摘下蚕茧,头顶沉甸甸的大筐,一筐筐的运到山下,经常是精疲力尽,脖子酸痛。看着收获的果实,她们苦中也收获着快乐。
        莲花山很美,山泉淙淙,小溪缓缓,满目青翠,山花遍地。莲花山啊!我们挥洒汗水、青春流淌的地方。
        也许从城市到寒苦的农场算作文化迁徙,为农场带来新的文化生活,与那里的的人和地结下不解之缘。也许从求学不成到农场的经风沐雨算作人生机遇,苦难的同时也伴随着成长。也许从孑然一身到成家立业归为生命的大概,返城无业、无房、下岗待业就都不算什么。我们依然骄傲知青的名字,后代也会铭记我们的执着。
       感谢桃花潭南泉主人,为永丰知青无私付出,建立了知青展馆,四分场有一席宝地。在这里回味知青岁月,追逐青春,坦然从容的拥抱夕阳。
                                                                                                2016年四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