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绿色情愫  

2016-05-26 11:17:18|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建边荒友《【转载】绿色情愫》

绿色情愫

作者:建边农场关工委 李秀梅

 

从小到大,没穿过父亲给我买的一件衣服,不是父亲不疼我,而是家里有能干的母亲张罗,父亲自然成了甩手掌柜。

母亲四十岁过世,丢下5个没有立世的孩子。最小的孩子才刚刚5岁。过惯了依赖母亲的生活,咋开始独立持家,父亲感到一下子乱了方寸。除了柴米油盐,还要照顾几个孩子,又要工作养家糊口。仅仅一年的时间,父亲的头发就白了一半儿。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我没经父亲的允许,擅自报名下乡,那一年,我刚满18岁。

在“知青”当中,我的家境属于最困难的,穿着也特别简朴,除了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裤外,剩下的几条裤子都带着补丁。上工的时候穿带补丁的,收工后再换一身。

每隔一段时间,宿舍里就会有人收到从家里寄来的包裹,有糖果、有日常生活用品、也有换季的衣物。

相比之下,我特别自卑,连每天吃饭的饭票都需要算计着花,一年到头,零食和水果几乎不怎么买。即使买也是微不足道。

每次看见有人兴致冲冲地打开包裹吃糖块、吃点心、向大家炫耀好看的衣服时,我的心里就像针扎一样难受。一个人偷偷地躲在一边掉眼泪。也曾暗自埋怨父亲,对女儿漠不关心。又觉得实属不应该。因为我知道,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二百多元,要养活4个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一天中午,连队的通信员举着一个包裹单喊我:“梅子,你的邮包”。我站在原地愣了一下,赶紧迎上去,半信半疑地接过包裹单,手有点颤抖地打开邮单一看,白纸黑字,是父亲熟悉的字体。邮件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一件衬衣。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父亲的召唤,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几天后,通信员去场部帮我取回了包裹。清楚地记得,那天,我刚从地里播种回来,顾不上一身尘土满脸污垢,急忙用脏兮兮的手打开包裹。啊!是一件的确良衬衣。没有花纹,小翻领,是那种淡淡的浅绿色。

我简直乐坏了,赶紧脱下埋埋汰汰的衣裤,用毛巾简单地擦擦灰土土的脸,然后十分小心地解开新衬衣的纽扣,迅速地把它穿在身上,用一块小圆镜前前前后后照了又照,肥瘦大小正合适,颜色我也特别喜欢。

幻觉中,我仿佛觉得父亲就站在我的身后,透过镜子笑呵呵地仔细端详着他的女儿。好朋友替我高兴,夸我的父亲很懂女儿,给女儿买的衣服那么合适。听到这些,我的眼睛再度湿润了。

这是19年以来,我第一次收到父亲送给我的礼物。虽然价格只有7元钱,可我觉得它比什么都珍贵。他让我第一次感到父爱其实也很细腻。

我格外喜欢这件衬衣,穿得也特别在意。下地干活的时候从不舍得穿,只有节假日休息的时候才肯穿在身上美一美。

这件衬衣我一直穿了6年,是我穿过的所有衬衣寿命最长的一件。直到穿得透了亮,退了颜色,边角多处被磨破,可我仍旧舍不得扔掉。实在不能穿了,我才不依依不舍地把它拆开做了棉袄的二层里子。

父亲已逝。时至今日,我的包裹里仍旧保存着几块衬衣的碎片,每次看见它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就会从淡淡的绿色中体会到浓浓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