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抹不去的情怀  

2016-06-30 07:30:19|  分类: 连队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山木子《抹不去的情怀》
    记得在连队相聚的日子里,我朗诵了一首诗,其中有那么几句:
          朋友,咱们一起走
          走在花蕾绽放的季节
          走在共和国风雨飘摇的时代
          咱忘不了拦河坝前,东山坡下
          那棵棵的白桦树
          那小小的水泡子
          还记得那疙瘩?
          土豆白菜汤,苞米大碴子
          还有住过的大牛棚
           ......
      岁月的尘埃可以将多少难忘之事掩埋,可知青岁月的点点滴滴是再也不能从心底抹去。
      六月十一号到二十号的十天时间,我和我们连队的董松成、徐绿娥、林强保带上自己的家人踏上重返故里之行,这是我离开东北后第四次踏上黑龙江的大地。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大的85岁,是董松成的老母亲,她一直有个心愿:要去看看儿子下乡的地方,这次终于成行。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飞机到达哈尔滨后马上搭乘已经租好的面包车,不多时就和哈尔滨的朋友们相聚一堂,戴坚预定了30个人的大桌,圆圆满满围坐在一起,有原永丰一连、二连、三连的朋友,是永丰的就是朋友,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第二天孙凤洲带着我们游览哈市的市容,在抗洪纪念碑前我们见到了戴坚接来的我们连的余正喜的二个女儿,得知我们去永丰特地从大庆赶来。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近中午戴坚说不要外面吃,到我家下饺子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们去了位于松北区的戴坚的家,吃完饺子我们踏上了向永丰进发的路程。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那天傍晚前我们就到了永丰农场的东山,我们记忆中的东山已经面目全非了,在我们曾经住过的大牛棚前驻足好久并留影。
在东山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现在的东山已经不足十户人家了,在那儿我们见到了当年的老连长邬永和的女儿,以及带领我们指导我们农活的老职工刘志刚的孙女,而二位老人早就离世。










     不管是一分场还是东山再也没有往日的喧闹,当我们的车到达一分场,林强保、董松成急不可耐地一直往里走,找到他们曾经住过的房子,房子将要塌了,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着,没有白来,看见我们住过的房子了。
一分场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我们去了老潘(潘兴利)在德都的家做客,他和夫人为了我们的到来花了不少的精力。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到农场的第二天我们先给长眠在黑土地的知青兄弟上坟扫墓,在傅国资、孙国平、杨学礼的坟前点上香、蜡烛,我们拔着坟前的草,和他们说着话。

 





     在农场广场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知青碑,要不是老潘的带领,还真找不到,因为纪念碑完全掩映在杂草和茂盛的灌木丛中。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我们去了老于(于正喜)的家,去了老安(安国良)的家,在老于家包着饺子,唠着嗑,真有说不完的话。晚上老于的儿子儿媳在德都设宴招待我们——称之远方的客人,大唐贵人身体欠佳也从北安匆匆赶来。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在黑河我们见到了原永丰三分场的小吴,见面如同自家人,在黑河的活动都由小吴和夫人领着,他们太熟门熟路了。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黑河知青博物馆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当我们从黑河、俄罗斯的布拉格维申斯克、伊春、汤旺河、五营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哈尔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邢大川早就为我们忙着联络朋友们为我们洗尘,心中真的很感动。
     第二天一早,原乡人和曾任五大连池监狱领导的哈尔滨知青朱金元便用车把我和徐绿娥夫妇接到哈尔滨平房区。陪着我们去了平房公园,参观了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中午和永丰的原四分场的哈尔滨知青欢聚一堂,徐绿娥曾在四分场工作过,对我而言很多朋友并不熟悉,有些朋友曾在桃花潭见过面,是永丰知青这个家,让我们相识,让我们亲近。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晚上孙凤洲设宴为我们十人践行,有歌、有舞、有泪水、有欢乐,平时大大咧咧的林强保站起来说:我离开黑龙江时心里就想,这辈子再也不会来了,最后办手续我还是托别人代办的,这次回到农场,在一分场看到自己住过房子······他哽咽了,说不下去了。
        欢呼、拥抱、泪湿衣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景
        为什么会这样的心心相印
        我问你知青!
      
     也许只有我们知青才能理解这抹不去的情怀!因为我们共同走过青春,走过苦难,上山下乡影响了知青一生的命运,他们的故事不仅仅是那几年的事,而是他们的整个人生。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抹不去的情怀 - 东山木子 - 东山木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