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看图讲故事76:陈秀珍  

2016-10-15 16:49:39|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菁英绿地《看图讲故事76:陈秀珍》

   怀   

陈秀珍(原四师348

 

    离开北大荒已有40多年了,但我至今仍珍藏着一张弥足珍贵的老照片。这张拍摄于1971101日的照片,是时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师长姜克忠在八连蹲点时与全连指战员的合影,共有200多人参加,可称得上是八连的“全家福”。40多年过去了,虽然照片上有些人的名子已经叫不出来,但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瞬间就会感到时光倒流,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连队40多年前的一幕幕情景,仿佛又见到了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连队领导、老职工和知青战友。

看图讲故事:陈秀珍 - 菁英绿地 -

 

(一) 

我们三十四团八连,地处黑龙江省虎林县(现虎林市)乌苏里江边,连队有耕地两万多亩,有些地块紧挨着乌苏里江,与苏联隔江相望。离连队10多里处还驻扎着解放军的一个边防站吉祥边防站(据说边防站的电话直通解放軍总参谋部)。兵团成立前,这里是黑龙江农垦总局八五八农场第八生产队,有职工80多人,其中有13位是1958年十万官兵集体转业来的老农垦战士,也有一部分是1959年来自山东的支边青年,还有少部分是来投亲靠友的。经过老一代垦荒者近10年的艰苦奋斗,在荒无人烟的黑土地上开垦荒地,种上了大豆、小麦和玉米,盖起了房子……到兵团成立时,连队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

“文革”开始后,1966年连里先到了一批哈尔滨知青,1968年后,陆续有北京、上海、天津和哈尔滨四大城市的7批知识青年共计250多人来到八连,加入到“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行列。大批城市知识青年的到来为连队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深受连队领导和老职工的欢迎。

来八连的知青中有6667届高中生,他们文化程度较高,年龄也稍大,各方面比较成熟。还有66676869届的初中生,最小的才15岁。他们有的是主动报名来的,有的是学校分配来的。连队老指导员王书成从部队转业前是一位少尉军官,瘦高的个子,黑黑的脸,初看上去显得有点严肃,实际上是一位十分精明能干而且富有经验的农垦干部(我们去了沒多久就被提升为营教导员)。后任指导员李庆祥也是从部队转业的,在部队当过文书,在10多年的北大荒艰苦创业中成绩突出,提干当了干部。还有副连长袁训君、李广义、余汉祥、党支部委员商振纲等都是转业军人,仅连长孙殿军是山东支边青年。1970年我担任连队副指导员后,每天晚上都要参加连队干部踫头会,除了安排第二天的生产任务外,还要分析研究知青的工作、生活等情况......如何培养、教育、管理好这批城市青年已成为连队领导的新课题和重要工作。针对个别干部中出现的把知青单纯当劳动力使用的想法,王书成总是不断地教育说服他们,他常说这些城市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边疆来参加建设,本身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有的还很小,还不会照管好自己,我们老同志要满腔热忱的关心他们,爱护他们,培养他们。一方面让他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培养他们艰苦奋斗的精神,另一方面还要充分发挥知青文化水平高的长处,把连队的各项工作搞好……”这些他常挂在嘴边的话,至今仍让我印象深刻。指导员李庆祥曾去北京接知青来连队,对大城市青年的特点有所了解。党支部委员商振纲是连队医生,曾参加过解放上海的战役,又在上海生活过89年,对大城市知识青年的生活特性更是熟悉。他俩经常提醒连队干部:“我们当领导的不仅要对知识青年负责,让他们慢慢适应艰苦的工作环境,更要让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放心......”在如何对待知青问题上,连队领导不断求得一致的看法......商医生还主动承担了党支部联系知识青年的工作。

连队领导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们把一批文化程度较高的知青都安排在专业性强,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岗位上,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

李连友是北京三中66届高中毕业生,来连队不久就当上了统计。他工作认真,责任心强,很快就成了连队领导的好帮手。在连队领导的支持下,他还带领几名女知青组建了一个科研班,搞起了科学种田的试验田......他的同学吴玉森是一名康拜因手,农忙季节机务排有一台康拜因无法正常工作,按照惯例,这类问题一般都由团部修理厂派技术人员下连队来修理,但吴玉森大胆地向连队领导提出,自己尝试修理。经领导同意后,他将这台庞大康拜因上的零件全部拆卸下来,找出问题后,对照图纸又将这台康拜因重新组装起来,他的这一举动着实让机务排的老职工刮目相看。吴玉森因此也成了知识青年中的典型。

在不长的时间里,连队的统计、会计、文书、教师、卫生员、司务长和机务人员等重要岗位基本上都由知青担任,有的还被提拔为连、排干部,这些知青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施展着聪明才智。

(二)

我们八连是在国营农场基础上改制而来的,大农业作业的各种农具如拖拉机、播种机、联合收割机、脱谷机、扬场机等样样齐全,但因地多人少,农业生产长期处于广种薄收粗放型的耕作状态,有时粮食收不上来就烂在地里,当作来年的肥料。那时,各生产单位如能做到不亏损,就是件了不起的事了。知青来到后的1969年,八连以粮豆产量1857吨,全年盈利24.4万元这样傲人的业绩,成为刚建立不久的兵团的一件破天荒的大事,引起了各级领导的关注。以后,又连续几年赢利,八连因此被评为团、师、兵团、黑龙江省、沈阳军区的先进典型,并被兵团授予乌苏里江畔好八连的光荣称号。兵团第一副司令员颜文斌亲临八连调查研究。师团各级领导部门经常派工作组深入连队,帮助总结经验。四师师长姜克忠更是把八连作为他的联系点,农忙季节,索性带上工作组在连队蹲点,在八连召开各类现场会、电话会议,以点带面指挥全师的农业生产。那时,大田里、场院上以至篮球场都会看到师长的身影。八连出名了,荣誉背后是全体八连人为之付出的超出常人艰辛的劳动。当时团里流传一句顺口溜:“住在五连、吃在六连、干活最苦在八连”,这句调侃的话反映出了当年八连全体指战员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现实状况。

那时,八连一年四季没有农忙和农闲之分,春播、夏种、秋收、冬排各项农活都安排得十分紧凑,很难有喘息的机会。

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七月份的麦收季节,这是一年中最炎热、最繁忙的时候。连队领导把抢收抢割当作一场战役来打,做到战前动员,周密安排,全力以赴,争分夺秒。每天,天刚蒙蒙亮,机务排的战士们就已经战斗在一望无际的麦田里。远远望去,联合收割机在麦海中轰隆隆地向前滚动,大片大片地收获着金黄的麦子。装粮食的大卡车等在边上,将脱粒后的麦子直接装上卡车一车一车拉到场院。麦田里、公路上,车水马龙,场面相当壮观。后方场院则是另一番忙碌的景象,在保管员老职工杨春德和化验员北京知青李玉兰的指挥下,男女农工排齐上阵,将刚收获的热乎乎的小麦进行凉晒、扬场、装灌麻袋。只要运粮车一到,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装上卡车直接送往团部粮站。有时粮站一下子接受不了,还要存放到连队粮库。连领导常常会在吃完晚饭后动员全连人员(包括机务、后勤)继续加班加点。晚间,整个场院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尽管一天工作下来大家都很疲惫,但这时一个个又都争先恐后扛起沉甸甸的麻袋,来回穿梭在场院和粮库里之间……最紧张的时候,吉祥边防站的解放军战士都会赶来帮忙。 

秋收割大豆也是连队的一场硬仗。知青没来时,收割大豆都用机械,浪费很大。知青来后人手多了,为了能将成熟的大豆颗粒归仓,连队领导每逢秋收就组织大会战,当时的口号就是“小镰刀战胜机械化”,大豆基本都靠人工收割。“六百亩”(地块名)大会战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清晨,天还没亮,大部队已开始集合,大家分头乘上“铁牛”、“千里马”来到大豆地前。田头红旗招展,全连战士以排为单位一字排开,一人两陇地,开展割大豆竞赛。只听哨子一响,每个人挥舞手中的镰刀,你追我赶,用小跑的速度向前冲。快手一镰刀下去就可以拉一米来长,不一会儿一大片豆子躺倒在地。老职工一排排长霍发来、上海知青杨玉林、林湘卿都是割大豆的快手,为了不让战友掉队,他(她)们还不时调过头来帮着一起往前赶。大豆陇很长很长,一眼望不到边,割到天黑,有的还割不到头,最后,还得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割大豆那段时间,早饭、中飯都送到地头,吃饭就是仅有的休息时间。饮事班的战士不仅为第一线的战友送上可口的馒头、包子,还送上自编自演的节目慰问战友,鼓舞士气。一天下来,快手能割 4亩来地,大部分人都在 2亩之间,但每个人都很尽力,天黑回到宿舍个个浑身都像散了架似的,手上满是血泡,手指都变得僵硬.......睡上一觉,第二天天还没亮又要出发了。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一般都得半个月到20天左右。知青们就在这样艰苦的劳动中学会了适应,炼就了吃苦耐劳的精神。

黑龙江的冬季是漫长且寒冷的,1971年冬在零下3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八连出动了全部劳力,掀起了人工挖渠的水利大会战。各班排分段包干,劳动工具就是洋镐加铁锹。地冻天寒,但工地上却干得热火朝天。特別是女排战士不甘示弱,和男同胞一样,抡起洋镐铁锹刨冻块、挖冻土。厚厚的冻土足有一米来深,有时一块冻块要反复抡几十下洋镐才见一条深深的裂缝,有了裂缝就等于看到了希望,再多刨上几镐,一块块一立方米左右的大冻土就被刨开了。这时,大家己干得大汗淋漓,大冬天只穿一件单衣了。当年,八连的女知青个个都是铁姑娘。一个水利大会战下来,最难啃的水泡子沟渠被打通了………

机务排的战士在完成春播、麦收、秋收之外,还不分昼夜开垦荒地6000多亩,使连队已有土地连成了片,耕地面积也扩大到了两万多亩,成了全团耕地面积最多的连队之一。八连不仅以农为主,还养猪、养羊、养鸡,办起了豆腐坊、酒坊、榨油坊,形成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局面。知青的精神文化生活也十分丰富,连队成立了文艺小分队,自编自演各类文艺节目,并参加团里的各类汇演,逢年过节还上边防站慰问解放军战士…..整个连队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几年下来,八连知青以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勤奋好学的态度成长得很快,个个成了生产劳动的行家里手。从地里到场院、从农业一线到畜牧后勤、从机务到基建,到处都显示出知识青年的聪明才智和青春活力。知青们不但收获了劳动的喜悦,更收获了难得的人生经验。

八连,是我人生的起点。北大荒——八连,我难以忘怀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