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半世缘 "父子"情  

2016-10-29 14:25:0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兴农场老战斗英雄李庆才与上海知青张传榜亲如一家的感人故事

吴一兵


      “老爸,儿子来看您啦!”张传榜紧走几步,来到老人床前,俯下身子,紧紧握住老人的手。

      “传榜啊——想你了——还好吧!”老人声音颤抖,老泪夺眶而出......

    

      这是2016年10月21日上午,发生在北兴农场老战斗英雄李庆才家里的一幕。

    

       上海知青、上海《黑土情》杂志副主编张传榜在北大荒插队时,李庆才是他的老队长。八年前张传榜承诺:只要老队长健在,我就每年来北大荒看望他。那么,曾经的“老队长”怎么变成了如今的“老爸”呢?这还得从四十多年前说起。


   


  一

      1968年,张传榜和千千万万个知青一起,满怀一腔热血,从大上海来到了北大荒这片广阔天地。1974年,张传榜从三师32团21连调到团部干训队任司务长。虽然干训队是营级单位,可当时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靠借用桦南林业局的几排土房子做校舍,条件十分简陋,而且账面亏损三千多元。特别到了冬训,培训班多,任务重,一天三顿管饱,结业聚餐还要改善伙食。这对新任司务长的张传榜来说可是个不小的考验,面对这种情况,他一筹莫展。    

       正当此时,李庆才调任干训队队长。他身材不高但很魁梧,目光炯炯有神。他1924年出生于辽宁彰武县一个穷苦家庭,1947年参加革命,出死入生,屡立战功。1958年从石家庄高级步校报名来到北大荒。李庆才了解到干训队的窘况后,对张传榜说:“培训工作我是外行,教学工作有教员们负责,后勤保障这块儿就交给你了。依靠群众就一定有办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放手去干吧,有什么想法尽管提,我支持你。”实实在在的话语,让张传榜心暖,心安,甩开膀子干了起来。后来干训队扭亏为盈,盈余了几千元。政治思想上李庆才更是严格要求张传榜,经常找他谈心并担任了他的入党介绍人。生活上李庆才更像父亲,给予了张传榜无微不至的关怀。    

       1975年5月,张传榜在北大荒完婚,婚房及生活用品都是李庆才帮助解决的。后来,得知张传榜爱人怀孕,为给孕妇补营养,李庆才就带着张传榜下河摸鱼,个把小时,竟摸到了16条斤八重的大鲫鱼!张传榜当天没舍得给妻子吃,想晾成鱼干等生孩子时用来催奶,没想到一个晚上竟被野猫偷了个精光。至今,张传榜说起这事还遗憾不已!转年2月,张传榜儿子出生了。一天,李庆才让张传榜在家烧一锅开水,自己提了支猎枪出去了,不到一个时辰,李庆才居然拎着6只野鸡回来了,说:“给产妇补补身子吧。”之后,李庆才又让大女儿送去了几斤大米和几个鸡蛋。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这都是李庆才一家七口从牙缝中省出来的啊!李庆才的举动,把从上海来照顾儿媳的张传榜的老母亲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停地说,好人,好人啊!

 
  

      1977年底,张传榜的女儿出生了。夫妇俩忙于工作,无法在家照顾孩子。冬天太冷,孩子又小,不能送托儿所。正当俩人不知所措之时,李庆才听说了,就对张传榜说:“抱我家去吧,我家人多,有老太太和三个姑娘帮着照看。”李庆才的一句话解了张传榜夫妇的燃眉之急。“老太太”是李庆才的续弦,此时,家里的六个孩子还没有真正接受这位后妈呢!    

      1979年3月,张传榜离开第二故乡北兴农场举家返回上海。依依惜别的那一刻,车已开动,李庆才一家老小跟在后面,流着泪,迎着寒风,边跑边挥手。李庆才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喊道:“菁儿(张传榜女儿小名),爷爷奶奶还能见到你吗?”一听这话,车上的小菁难过得泪流满面,而张传榜这个刚烈的汉子也被泪水湿润了眼睛——北兴与上海不仅相距几千公里,更因为它地处偏远,从上海回一次要几度转车,此一别,想再见面只怕是遥遥无期吧。分别后,两家人虽然多年未见,但张传榜每年春节都能收到从北大荒邮来的木耳、蘑菇和干菜,这些都是李庆才一家人一点点采摘,一天一天晾晒的。张传榜也精挑细选一些上海的名小吃,把全家人满满的思念和祝福装进邮包,寄往北大荒,三十多年从未间断过。


    

       1986年,张传榜去内蒙出差,买了三张小羊羔皮,做了件皮袄。又专门绕道回到北兴农场,亲手把皮袄交给了老队长。手捧新羔羊皮袄,闻着那特有的味道,李庆才十分感动,他知道这件皮袄里张传榜的心意和深情。李庆才将它视为珍宝,连同那些军功章一起放在箱子里,至今也舍不得穿。到了2008年,交通便利了,张传榜带着妻儿专程来看望老队长一家。一见面,他就让儿子叫李庆才一声爷爷,儿子很懂事,双膝“扑通”跪地,给爷爷叩了个响头,深情地叫了一声“爷爷!”从此张传榜的儿子跟李庆才的孙辈们便以兄弟姐妹相称,往来不断。


   二

      2009年国庆节前,张传榜得知老队长患上前列腺癌,想把他接到上海治疗。李庆才的大女儿说,目前还瞒着他,先到哈尔滨就医,过些日子再说吧。张传榜只能默默为老队长祈祷,并四处打听偏方。功夫不负有心人,张传榜的一个“荒友”找到了一个祖传秘方,张传榜赶紧托人带到哈尔滨,配合治疗后,果然药到病除。

   

 

    2010年,“上海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感恩北大荒——2010年上海知青经济文化考察团”前往北大荒考察,张传榜毫不犹豫地报了名。8月7日,见到了日夜思念的老队长。在当晚的家宴上,张传榜郑重宣布:“从今日起,我改称‘老队长’为‘老爸!’我就是您的大儿子,您永远是我的再生父亲!”在座的三位知青深受感动,相继起身向李庆才敬酒说:“您也是我们共同的老爸!”老人家激动地说:“我刚没了一个儿子(大儿子去年病故),今天,却多了四个儿子,高兴啊!”并破天荒地喝了一小杯白酒。为了尽点做儿子的孝心,张传榜特意多停留了4天陪伴他的老爸。    

       2013年8月,张传榜再次回到北兴农场。他这次回来是专程为北大荒老爸九十寿辰祝寿的,而且是夫妻俩带着女儿、女婿、外孙背着大包小裹回来的。张传榜一个多月前就张罗开了,从穿着到生日会场,从人员到程序安排,巨细在心。    

       祝寿典礼是在知青二代经营的“知青饭店”举行的。饭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台上大屏幕滚动播放着老寿星不同年代的照片、影像、军功章、奖状等等。领导、同事、知青、亲朋好友近百人欢聚一堂。

 
  

       上午十点半,张传榜大声宣布:祝寿仪式开始。老寿星端坐台中央,穿着张传榜置办的红色唐装,童颜鹤发,精神矍铄。致贺词环节过后,是儿孙三代的拜寿礼,跪拜礼。之后是重头戏——老寿星讲话,老人家感慨万分,多次哽咽。“感谢…..感谢党……感谢领导和知青儿女们……” 老人家说得最多的就是“感谢”,所有情感都凝结在了“感谢”两个字里。其实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应该感谢的是像老寿星这样的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为我们开创幸福生活的老革命,老功臣。尽管老寿星的语言不够流畅,但是他那真挚的情感,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人们祝福的掌声里更多的是敬佩。

    

   三    

        

       2016年10月21日,张传榜夫妇再回北兴农场是有备而来的。今年年初,张传榜在海南买了房子,这次本打算把老爸接去养老,但李庆才的儿女们考虑到老爸已经93岁高龄,身体虚弱,不宜南下,只好作罢。中午,家宴前,张传榜夫妇把好多礼物拿出来让老爸过目,并亲自把保暖内衣穿在老爸身上。李庆才老人高兴得合不拢嘴,说:“谢谢大儿子、大儿媳,我有福气啊!”开宴了,老人提出要喝一听啤酒,这个要求让儿女们着实吃了一惊,尽管医生不容许老爸喝酒,但也知道是因为大儿子张传榜回来了高兴的,为了不扫老爸的兴,没说的,满足老爸,一家人其乐融融,共叙衷肠。    

       次日,张传榜夫妇推掉了一些宴请,专程去了曾经工作过的21连,看望那些同甘共苦的老师傅们。几十年过去了,他仍然清楚地记得每家的位置。每到一家,他都把精心准备的礼物送到老人的手上,与他们促膝而坐,忆往昔峥嵘岁月,并在场部最好的饭店宴请了原21队的老师傅们。老师傅们都说,传榜每次来,我们都享受一次最高档的待遇,感动啊!看到他们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张传榜夫妇也开心地笑了。

 
  

       时光匆匆,转眼又到了分别的时刻,张传榜夫妇在老爸家吃过野菜馅饺子,就要和老爸告别了。临行前,李庆才老人颤抖着摘下无名指上的金戒指,对张传榜的妻子说:“孩子,戴上,做个纪念吧!”沧桑的声音里,分明流露出些许不舍,些许牵挂,还有些许伤感。张传榜夫妇深情地拥抱了老爸,含泪缓缓走向房门,挥手作别,“老爸啊!再见了。”此情此景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对知青而言,无数次重回北大荒,不仅仅因为白桦林里有他们的青春,黑土地上有他们的汗水,更因为这片沃野上有他们在少小离家后给予了他们温暖与关爱的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的同时,也给北大荒注入了新鲜血液,播撒了城市文明的种子,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更创造了令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张传榜和李庆才亲如父子的故事,其实就是广大知青和北大荒人诸多故事的一个缩影。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由他们共同创造的新传奇仍在黑土地上展演着,这必将把北大荒精神和浓浓的黑土情怀一代一代延续下去!(部分照片为平台配图)


执行总编 王淑梅 本栏编辑 陈子婴 微信号CZY55199314

投稿邮箱 m15146925852@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