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海外打工记(113)  

2017-01-22 12:34:17|  分类: 斋主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海外打工记(113)》

《食欲沉浮为哪般?》

我老伴儿曾在内蒙沙漠戈壁下乡,能吃苦耐劳,返津后在单位工作也很努力,而且心灵手巧:裁剪、缝纫、钩织,样样精通。还有做饭,虽然不能与专业烹饪大师并驾齐驱,但就普通家庭寻常饭菜而言,但凡品尝过老伴儿手艺的至亲好友,都给与点赞。一山不容二虎,以家庭和谐大局为重,我就主动让贤,撒手闭眼把这件每天躲避不过的天大的事,大度的交给了老伴儿,当然我有时也在灶台旁屈尊当副手......

但是天长日久,老伴儿经常是自言自语:“今天吃嘛好呢?!”一幅愁眉不展的模样......最近这些年,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手中的退休金可以说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但为何竟然出现每天就餐感到食之无味、如同嚼蜡、不知如何是好的境地了呢?!

来到西雅图,承蒙老板和老板娘的关怀,带领我们老两口先后多次去过美国、意大利、墨西哥、日本、韩国、泰国等饭店,品尝了各国的烹饪特色。恕我直言,基本不合口味!当然这些异域的饭菜孰优孰劣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好恶评定,毕竟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饮食文化。

每天吃饭几乎没有口味,把吃饭当做了一个任务来敷衍,究竟怎么啦?我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小时候,我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节粮度荒”时期。

那时候,父母亲头天晚上把第二天我们兄妹四人的早点和午饭提前做好,因为早上他们要去上班。父母走后,我们四人从被窝里揭竿而起,一口气把早点和午饭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自然午饭就是饿一顿了,只好用开水和酱油混在一起,每人一大碗充饥......

为填饱肚皮,那年才八岁,冬天一日我和父亲往返步行几十里地,去郊外农民收获后的菜地挖卷心菜的根,好不容易费力在冻土之下刨出些许的菜根,却被赶来哄散人群的持枪民兵吓得丢在地里,我们仓皇而逃,到家后我的双腿肿胀,无法上床......

有一天,二叔手执一物,来到我家,把我们孩子哄到院子里,关起门来和我父母窃窃私语......后来才知道二叔靠关系从妇产科医院买来胎盘,炖熟后充当美味......

1969年8月,我下乡到北大荒。刚开始几个月尚能吃饱饭,后来因为农场遭受洪灾,粮食产量大减,需要国家调拨返销粮。每个人的定量有限,极少吃肉,加之劳动强度大,男知青都吃不饱。无奈,连队食堂用野稗子籽搭配主粮、吃用发芽的麦子磨成的面粉......晚上饿得睡不着觉,一些知青“偷鸡摸狗”,我也曾到牛棚捡起地上零星散落的豆饼渣,放到炉盖上烘烤,半生不熟的吞下......

孩童和年轻时忍受艰难困苦的张力令我们的后代匪夷所思;而我们也是表现出能受苦而不能享福,好不容易丰衣足食后,竟然时有面对美味佳肴也冷眼乜看......更有甚者挥霍浪费的,令人反感!

所以,我的最终调研结论:饥不择食,饱时无欲,还是欠饿啊!!!

于是,我决定每月要主动饿自己几顿,反而对身体有益;每年去农家院吃几顿野菜粗粮;经常提示自己想到在国内的老少边区,还有不少人衣食堪忧......

(作于西雅图当地时间2017年1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