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海外打工记(115)  

2017-01-27 07:15:34|  分类: 斋主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海外打工记(115)》
《每到除夕别样情》
今天是国内农历腊月三十、除夕,标志着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正式拉开帷幕。除夕又是家庭大团聚约定俗成的日子,按照我个人的经历、观察和体味,所谓春节主要是在腊月三十即除夕这一天新旧交替的年夜最富有味道!特别是以电视为媒介的“央视春节晚会”诞生以来,除夕之夜全家围席聚餐和数亿国人共同瞩目“央视春晚”,给春节注入传统与时代相融合的情愫,使得大年三十的夜晚更具喜庆、团圆和欢娱的色彩!
今年的除夕,我们全家正在米国西雅图,是我人生破天荒的一次域外经历。但是,除了全家年夜饭和半夜起床观看“央视春晚”直播,国内的很多习俗都无法呈现了,比如我们家每年必贴春联、窗花和吊钱;燃放鞭炮;去娘娘宫逛庙会;走亲访友拜年等等......缺或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自然使春节的传统习俗氛围大为褪色,尽管如此,阖家团聚这个大主题仍然使我的心情愉悦......
但是自从母亲去世以后,每年的除夕也成为我区别于他人心情异样的所在!在节日的欢乐之中,总是参杂着些许的伤感和思念之情......
母亲是1921年农历腊月三十即除夕这天出生的,病逝于2003年5月29日上午十时四十分,享年八十二岁。
我在母亲去世之后,连续撰写了九篇祭奠文章和一首诗,记述了母亲一生命运多舛的苦难经历和为人善良、厚道、正直,品德高尚的很多实事,表达了我深切怀念和感恩之情,今天在此不再赘述,只想叙说在系列前文之中我尚未写到、而今天在西雅图仍记忆犹新的往事......
1969年8月16日,我十七岁那年下乡赴北大荒,之前被学校和农场任命为由南开中学同学为主组成的连队领导班子成员。临走之前一天即8月15日中午,我和南开中学同班同学十几个人在天津“狗不理包子铺”聚餐道别,回家后忽然发烧,到医院做了治疗。学校和农场接人的领导闻讯后,来我家看望,告知我转天不必和连队一起出发了,在十月初还有一批同学从津出发来农场,但是我执意和大家一起走。16日下午,我背起挎包和家人告别时,母亲送我到院子门口,那一刻我望见一辈子极其刚强的母亲不断擦拭着眼泪,我即刻转身再也不敢多看母亲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乡年满一年之后,农场有了探亲假,但我是在两年之后回津探亲的。那年春天在农场播种水稻之后,我请了探亲假回到天津。在家洗澡时,母亲看到我两腿布满了小裂口子,连忙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回答:在农场播水稻是人工作业,穿着球鞋、腿上缠上塑料布,上身穿着棉袄,在水田里拉着木制的播种车,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十几公分的化土之下是尚未解冻的土层。由于腿上的塑料布在艰难的行进中总是滑落,冰冷的泥水就打湿了腿部,在北风的肆虐作用下,腿部就形成很多小裂口子,当然也是隐隐作痛......母亲边听我叙说边流泪,用手不住的抚摸着我的腿部伤口,喃喃地说:“我儿受苦啦,受苦啦!”......
在我之前,连队绝大部分战友都已经回津探亲,很多人也到我家看望我父母,介绍我在农场的情况。所以我这一次回津探亲,也总想尽量多去连队战友家回访。在短短的十二天假期中,我到过一百零几家,而我们连队一共才有一百二十六人,平均每天差不多要走访八九家。况且,我还要去我的一些亲戚家看望老人。这就造成我每天白天差不多都是在拜访各家各户的过程中,到了傍晚才回到家中。有的战友家白天没有人,所以还要晚上再去一趟,所以母亲每天见到我的时间很少,老人家理解支持我的做法,没有阻拦我,但同时也很难过,儿子好不容易回一趟家,总想和儿子多待一会儿,多说说话,但是真是做不到啊!母亲每天傍晚提前做好饭,望穿双眼等着我回家,盼望享受那一刻极其奢侈的母子亲情......我十分理解母亲的心情,但当时实在是身不由己!
走访了一百多家,很多同学家人让我捎东西回农场给自己的孩子。等到我出发前,各种物品已经是堆得满满的。我哥哥从水果店买来十八个大筐,才把所有捎带的物品包装好,然后借用所在工厂的一辆卡车运到火车货站托运。
临走时,母亲依然站在院子门口送我,她泪眼婆娑......我在与母亲对视的那一刹间,忽然感觉母亲苍老了许多,想到我下次在回家还不知道是哪年?顿时我鼻子酸酸的......我强做欢颜安慰着母亲,但是内心也是非常的难过......
每每想念母亲时,我总是油然而起一种感受,就是亏欠母亲太多!母亲在新中国建立之前,1941年她怀着我哥哥十个月即将临产时,她的前夫病逝。母亲自己带着哥哥相依为命熬到解放后,和我父亲相识相爱......1979年10月初,我哥哥因为突发心肌梗塞去世,那一年才38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万分,遭遇了青年丧夫、老年丧子的人生悲剧!到晚年时,又患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整整十年。我作为儿子,因为年轻时下乡十年在外,没有在母亲身边孝敬她;在返城后,又因为工作生计和养育自己的孩子,也不能经常去照顾母亲,而是主要由父亲承担照料护理。
2003年5月29日上午,我的母亲已经昏迷不醒,我把母亲紧紧的拥在怀里,母亲原来高大的身体因为病魔的摧残和消耗,变得又瘦又小......当我撩开母亲的裤子,发现母亲小腿部开始出现紫斑时,我知道这一刻我永远失去了生我养我的母亲......
想起母亲,我心里充满了伤感与内疚!这是因为老天不公,母亲受尽了作为女人很多的苦难;是因为我作为儿子一生陪伴母亲的时间实在有限;是因为母亲给予我们子女的太多太多,我们回报给母亲的太少太少!
此时此刻在西雅图异国他乡,在这个除夕时刻,儿子向父母亲深情祭拜并祈祷上苍:让一生经历多重苦难的父亲母亲的在天之灵于天堂安息!
值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我和老伴儿向所有的至亲好友拜年啦!祝大家春节快乐!鸡年吉祥!健康幸福!万事如意!
海外打工记(115) - 衔泥斋主人 - 衔泥斋主人
 海外打工记(115) - 衔泥斋主人 - 衔泥斋主人
 海外打工记(115) - 衔泥斋主人 - 衔泥斋主人
 
附:母亲中年和青年时期的遗照。
(作于西雅图当地时间2017年1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