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2017-12-19 12:09:13|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镜儿

“眼镜儿”是我南开同窗赵国祥的绰号,用儿化韵的天津话称呼之颇具亲近感。

196591,我荣幸地考入南开中学,就读在初一一班。“眼镜儿”学号是14

我班共53位同学,戴眼镜的只有国祥老弟一人。国祥的这一特点被班里同学抓个正着,便得一雅号“眼镜儿”。之后,我们又学了些英语单词,又得爱称“glasses”。大家叫了几天,觉得有点儿假洋鬼的酸味儿,故没叫起来。

满打满算,我们在南开只读了十个月的书文革就开始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眼镜儿”就显现出了他的才华与特长。我们应有所印象:

他那嘴皮子利落、阴阳顿挫、表情丰富的快板书《劫刑车》,及表演开始时抖落的那套花板,咱都应该记得吧;

挂在咱教室中央的、1965年学校秋季运动会初一年级组总积分560多分、获第一名的奖状里,就有“眼镜儿”的功劳:他参加的跳高、短跑和4×100接力(他跑第二棒)都获得了很好的成绩、为班集体赢得了积分;

我班的五个小男生和辅导班的五个小女生(仅长我们三岁),在食堂前的篮球场上,一场别开生面的篮球友谊赛还记得吧,其中也有“眼镜儿”的身影;

我班与辅导班合演的话剧《年关》,“眼镜儿”饰演地主的狗腿子,他那活灵活现的演技绝不输给当今的明星们,大家定会记忆犹新的;

文革期间的学农劳动,在与贫下中农联欢的舞台上,“眼镜儿”的芦笙和高敏的笛子为刘栋高歌的《远飞的大雁》、阿尔巴尼亚歌曲《革命加兄弟》等伴奏的画面仍历历在目,给老年的我们带来了些许美好的回忆……

小小年纪的“眼镜儿”竟有如此多的才艺,令大家佩服。

文革到了1966年的夏秋之交,复课仍无望,且文革发展到入户抄家、批斗成风和触及人们灵魂的阶段。从此,教室里就很难见到同学了,偶遇几位,搭伴在学校转转、到操场玩玩就回家了。

19691月,“眼镜儿”戴着“上山下乡光荣”的大红花,突然出现在学校,要与同学合影留念。这张合影成了我班唯一的、人数最全的合影。尽管照片上只有24人。

“眼镜儿”的父母都是天津42中的教师。他是随42中到河北省南宫县下乡的。那时,1968届毕业的分配方案还没出台,我们也都闲在家里茫然地等待着。

“眼镜儿”是我班第一个离开学校下乡的。从此,他便泥牛入了海无消息了。

19692月,班里尹跃刚、许金培、孟繁林、龚安、杜志强、卢勇六人,随学校六六、六七届的分配任务下乡到河北省赵县。

19698月,学校正式下达了我们的去向:1968届高初中毕业生全部上山下乡,高初中年级的一、二、三班去黑龙江永丰农场,四、五、六班去内蒙古通辽县。我班的16位同学去了黑龙江永丰农场的12连:牛耀民、王国华、于德宁、杨同斌、宋晓群、侯勉、苏財生、李杰民、黄立德、朱雁仲、傅毅民、张立明、王向渤、李宝成、支宝昌、丛于。

一时间,53位同学各自东西、天各一方,纷纷离校下乡。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在不经意间我们横跨了两个世纪。

二十一世纪的20041017日是南开中学百年校庆日。前来参加校庆校友的人数是历次最多的。我班也到位38人。

庆祝议程结束后,我们在学校的大食堂里包了三桌,席间,大家尽情地享受着35年后的欢乐,把酒言欢,好不热闹。就连当年下乡河北省、选调到石家庄的同学,由文标兄带队开了一辆海狮面包,也前来欢聚。大家屈指,我班还有15人失联,其中就有我们的“眼镜儿”。

校庆后,我班重新建立了通讯录,我们每年都聚会、时时更新着同学的联系信息。

2015年我们又建立了有25人参加的班级微信群,但,仍不见我班的活跃分子“眼镜儿”。

后来,在班级徙居无考的15人中,我们先后得知了支宝昌龚安刘春举宋建军四位同学病逝的噩耗。余下的11位同学的名单中仍有划不掉的“眼镜儿”。

“眼镜儿”你在哪里?每次聚会大家都打听着这几位失联的同学。尤其是“眼镜儿”。

今年是与“眼镜儿”分手后的第50个年头了。莫非“眼镜儿”他已经……了?

不巧不成书。这年头,不信天意可不行。

前几天,1213日上午,我接通知到到河西区图书馆开会,是关于知青下乡五十周年出书的事宜。我因投了一篇稿才被通知开会的。会上有一位女知青发言,自我介绍她是19691月下乡到河北省南宫县的知青。

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我马上联想到我们徙居无考的“眼镜儿”,他下乡不就在南宫县吗?!

会后,我找到这位发言的谷晓梅女士,问道:“您认识赵国祥吗?”

“认识!他是我们南宫县知青微信群里的活跃人物。”

“他是不是戴副眼镜儿……你有他联系电话吗?”

一番对话过后,我感觉她说的赵国祥就是我要寻觅的赵国祥。

长话短说。我们的“眼镜儿”就这样归队了,并以“国家吉祥”的微名入群!

“眼镜儿”成了我班归队最晚的同学。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缘分啊!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5)眼镜儿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