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参观中国南极长城站  

2017-02-08 16:07:36|  分类: 秋霜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参观中国南极长城站

南极目前有40几个科考站,属于30个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南极条约签署国。有科考站的国家有:阿根廷,巴西,波兰,韩国,乌克兰,俄罗斯,智利,中国,美国,英国,德国,南非,印度,比利时,日本,澳大利亚,法国,意大利,新西兰。其中美国的科考站最大。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到南极后大家都急切地问导游,什么时候可以去参观我们的长城站。船方非常理解我们的心情,所以到南极第二天就与长城站联系妥当,安排我们去参观。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虽说是我们自己的南极科考站,(因为船上也有其他国家的旅客)也要通过国际南极游览的正式的渠道,按照正规的步骤,申报,批准后才能上岛。探险队员一早已经上岛,勘探好了在岛上行进的路线。
中国南极长城站位于南设兰德岛。在长城站附近,还有其他几个国家的科考站。冲锋舟载着我们离长城站已经很近了,可以看见几排红,蓝色的建筑物,还有两个白色的大圆球~~那是长城站的室外通讯天线。远远望见长城站外的小广场上飘扬着的五星红旗,让我立刻觉得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还有我们的亲人在。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五星红旗前还有一个“长城和钟”。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被允许参观的是综合活动室和一个科考办公楼。活动室有专人接待。里面的工作人员并不多。今天接待我们的是他们的医生,陈医生,是上海东方医院的急诊外科的医生。老乡见面分外亲热。在远隔两万多公里的南极碰到祖国的亲人,不管是来自祖国的哪里,都仿佛成了一家人。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据陈医生介绍,他们现在还是处于冬季值班阶段,所以基本上没什么工作人员。夏季来轮班的人要在下个月才能到达,那时他们也就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了。
活动室里有一个室内的篮球场,兼娱乐场所,可以唱歌,跳舞等。在这世界的最南端,能够在室外活动的时间确实不多。墙上挂的几个在南极有科考站的国家的国旗,有阿根廷,智利,巴西,乌拉圭,俄罗斯,韩国等。
长城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图书馆,几排大大的书架上摆着国内带去的各种书籍和他们专业研究用的书籍和资料。它们是帮助科考人员渡过漫长寂寞长夜的好朋友。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一个指示牌告诉人们到祖国家乡的距离。到上海要一万多公里。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在科研办公楼里接待我们的是另外一位留德回来的年轻的博士。他向我们介绍了南极站的概况。看着墙上介绍国家在南极的科考发展的进程,看着科考站几幢漂亮的建筑,设备齐备的工作室,觉得祖国真正是越来越强大了,我们作为中华儿女,都为此感到骄傲。

图释中国在极地科考方面的发展里程。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但同时也看到长年工作,生活在南极大陆上,远离祖国和家人,一年只能回去一次,也是多么的不容易,需要多大的毅力来承受这份孤独和寂寞。现在我们走南极已经有了四个科考站了,分别是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据说还要建第五个科考站。
长城站的两位科考人员在向我们打招呼。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也可能我们作为游客,体会不到常年在白雪皑皑,北风呼啸的南极,漫长的冬季,人烟稀少,远离城市,远离家人的这份孤独和寂寞感。据介绍曾经有一个国家的科考站(哪个国家忘记了),一个炊事员由于长年在南极工作,得了抑郁症,而没有得到正确的治疗。一把火烧了他们的科考站,幸亏被他人发现早,扑灭了火,但已经造成重大损失。后来也是要等到夏季轮班的时候,他们国家送新的一批人时,才把他带回国内。
这应该是雪地冰上两用车吧,瞧这厚重的三角履带!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大家最不能忘记做的一件事,就是在自己的书上,小本子上,和任何能留下印记的地方,留下长城站的印章印。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我因为没有事先准备,只好拿了一张餐巾纸,盖上长城站的印章。后来我们的导游把我们的护照拿去,都盖上了南极长城站的章~~~好珍贵,那是几万公里外,我们国家第一个南极科考站!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广场前的雪地上,几个热血沸腾的小伙子,还脱光了上衣,撑起五星红旗,赤膊在长城站前的冰雪中留影,“年轻真好”。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回来后,看到电视里的新闻,我们在近日在上海开始建造中国第一艘破冰船,以后将会与“雪龙”号一起,进行极地的科考工作。


“让企鹅先生先走”

南极大陆一共有8种企鹅,大多数是帽带企鹅,金图企鹅和阿德利企鹅。而我们通过电影“帝企鹅日记”而认识的帝企鹅(Emperor Penguin)生活在南乔治岛,一般的邮轮,探险船是不去的,所以我们没有机会见到那些个子最高的帝企鹅先生了。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我们见到最多的就是金图企鹅和帽带企鹅。
而帽带企鹅是在脸上有一道黑线,像是带着帽子的带子~~~挺形象。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金图企鹅也叫巴布亚企鹅,比帽带企鹅大些,红红的嘴,眼睛上一块白毛。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今天上午,我们的任务是Cuverville岛,这里也是金图企鹅即巴布亚企鹅最多的地方。
一大片比较平坦的岛,被企鹅家族们分成几个家族圈。各占一个山头。用我的长焦镜头可以看到一个个用石子垒起的窝里,有企鹅正在孵蛋。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窝边被它们自己的排泄物弄得脏兮兮的。趴在窝里孵蛋的企鹅也是肚皮上白一块,黑一块,脏脏的,也顾不上自己的整洁了。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反而倒是在外边溜达的企鹅们倒是干干净净,白是白,黑是黑,有脏了的地方立刻就用嘴整理,到海里清洗。想到我们自己当妈妈,特别是在宝宝小的时候,有时真顾不上自己的打扮,孩子第一。人类和动物界都是一样。
企鹅们有的红嘴朝天长鸣,不知它们是欢迎我们,还是讨厌我们。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企鹅们往往都是从别人家偷了一块石头,想垒自家的院子,才发现自家的院子的石头正在被别的企鹅偷走,于是就是一番吵闹。我猜想那肯定是说“是它先偷的”,“不,是你先偷的”。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这是它们的“高速公路”,雪地上清楚地印着它们的小脚印踏出来一条条长长的路,顺着这几条路,我发现,有回自己家的路,有到朋友家串门的路,也有到大海里捕食的路。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看着它们摇摇摆摆,一蹦一颠,或一鹅独行,或几鹅列队而行,我们都主动让开。“让企鹅先生先走”,是南极参观的要求之一。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脖子后面有点痒,挠挠。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一只企鹅与我相对走来。我马上让开它的通道,让它先走过。离我还有约一米多距离时,它停了下来,我们四目相对,它左看看,右看看,还是不敢走。我蹲了下来,把高度降低,给它增加些安全感。它索性趴了下来,雪白的肚皮紧贴在雪地上,但是一双小眼睛还是左看右看。我干脆装作不看它,它才又站起身,一摇一摆的离开了。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四目相对的一霎那,我多想知道它那小脑袋在想什么?“你从哪里来?来干什么?会伤害我吗?”“HI,小家伙,生活在这冰天雪地不容易吧?我不会伤害你,你很可爱”。
看着它雪白的肚皮那像肉食动物般的皮,而绝非鸟类的羽毛,黑黑的皮大氅,红红的长嘴巴,两条不长的小腿,费劲的倒着。来不及,就肚皮一趴,往前滑行,两条小腿像两只小船桨,一下一下往后划着。别看它们在陆地上这副笨像,到了海里,那可就是“浪里黑条”了。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探险队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企鹅每次孵两个蛋,有时会两个蛋都能孵出来,有时只能孵出一个小企鹅。但两个小企鹅里最终只能是比较强壮的活下来。体质较弱的一个,往往会被贼鸥吃掉。母企鹅生了蛋,由公企鹅孵蛋,母企鹅赶快到附近的海里去捕食,带回来喂小企鹅。
海滩上一个被吸干了的企鹅蛋。一个小生命的终结。肯定是贼鸥干的。但是贼鸥们也要抚育自己的子女,偷企鹅蛋也是它们维持生活的手段之一。所以也无法评论是企鹅无辜,还是贼鸥可恶。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我问随同的探险队员,照相机里看到,有的企鹅的家族圈在挺高的半山坡,企鹅们的腿这么短,跳起的高度并不高,它们是怎么爬到那么高的半山坡去做窝?她告诉我,企鹅怕别的企鹅偷了它家的石头,或者怕贼鸥偷了它们的蛋,有时会很辛苦的爬上半山坡去做窝。也是从边上的小石块上一点点跳上去。真的,谁的日子也不容易啊。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探险队员告诉我,有一种脸上长有两撮毛的企鹅,叫“马可罗尼”企鹅。它们会趁海浪卷向岩石时一起和海浪一道飞向很高的岩石,然后用力用脚抓住岩石。如果抓不住,它们会随海浪一道,再回到海里,等待第二次海浪来时,再扑向岩石,直到成功。太不容易了!它们从窝里回海里的时候,就像“空军”一样,张开它们的小翅膀,飞向大海。可惜我们没机会看到这些可爱的企鹅们。
老远就看见几头肥胖的海豹懒洋洋地躺在海滩上睡觉,我们大队人马从它们身边走过,它们也懒得抬眼看看我们。“啥样人没见过?不稀奇”。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那边的象海豹们,不知因为什么,两只对着咬了起来,是夫妻吵嘴。还是有小三插腿了,不详,只看见两个大家伙,张开血盆大口,向对方撕咬着,还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叫,让我们都感到有点恐怖。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老公抢拍到一张象海豹的照片。照片中的它,好像在冬夏季的换毛,脸上巴巴拉拉,好像不怎么上镜。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你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俺就长这样!”。
还有人抓拍到了一头海豹妈妈带着一个小海豹。小海豹滚滚圆的身体,趴在妈妈身旁,海豹妈妈警惕地四周看着。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双胞胎兄弟吗?长的很像。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饭后,居然发现几头鲸鱼围着我们的船在前后左右的跳着,高兴的喷着水柱,还时不时甩甩大尾巴,让我们认清是它们在和我们玩。那是座头鲸!虽然没有看清它们的脸,但它们的大尾巴让我查清了,它们的名字是座头鲸。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有驴友拍到展翅的灰头信天翁。它的翼展可以达到2.2米。但这还不是最大的信天翁,最大的可以翼展达3.3米。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在南极大陆游览,必须离野生动物5米以上,这是安全的距离,因为如果离得太近,动物受到惊扰,会对人发动攻击。特别是一些大型动物,如海豹。所以我们的长焦镜头发挥了作用。

秋叶霜天: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一只海鸟,脚上还栓着脚环,是穿越德雷克海峡从南美飞过来的吗?好样的!
南极的动物们,不管是顶着狂风恶浪,翱翔在海上,还是爬行在冰冻的海滩,都是它们的自然本能,我们不用滥施同情,替它们着急。正所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也许只是在南极这珍贵,短暂而暖和的夏季,这些南极野生动物才能见到人类,所以它们已经把我们当成了朋友,只要我们不要去打扰它们的正常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