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难以忘却的记忆  

2017-05-19 07:55:46|  分类: 荒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原乡人《难以忘却的记忆》

、朦胧夏雨

   
 

五月的津城春暖花开,装点着近半个世纪荒友的欢聚。

携浦江之妩媚,带松江之激情,

听海河之欢歌,共讷谟尔河之涟漪。

天津,我们来了!

来忆我们大荒之缘,续我们未了之情。

见面的相拥,融化那段寒冷的日子,

双眸奔涌岁月的浪花,

紧扣的双手抚摸岁月的年轮,

细数当年走过的足迹。

握住当年稚嫩而今皱褶的双手,

传递心灵的温度。

眼前依然是几十年前青春靓丽的脸庞,

妩媚、帅气已深植在脑海里。

没有岁月可回头,

却有刻骨铭心难以忘却的记忆。

荒友、你可曾记得?

春寒料峭,制作颗粒肥、拌种的味道,

播种机上尘土飞扬的场景。

夏日酷暑,无垠的大地头顶烈日,

手握锄把挥汗如雨,

金色的麦海挥动镰刀腰背难以直起。

漫天的蚊虫无情叮咬,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早上三点半晚上看不见是我们的战役。

秋深露寒,披星戴月,

跟车拉地,纤弱的身躯把沉甸甸的铁叉举起。

稚嫩的肩膀扛起二百多斤的麻袋,

沤麻、起麻泡在冰冷恶臭的水里,

日以继夜奋战在脱谷机边滚滚的尘土里。

冬季的北大荒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

铁镐震得颤抖的双手,

艰难的脱下汗水湿透的棉衣。

修水利的隆隆爆破声耳边犹响,

寒风里送粮、拉火山灰,

蜷缩在拖拉机的车厢里。

寒来暑往,青春流淌的四季。

马号小河的小桥,

通往讷谟尔河的大道,

菜园孤零零的小草房,

留下多少青春足迹的故事。

还有那西山大坝,

山顶盛开的百合、芍药,

大坝清澈的河水,

在那里采石、炸鱼的趣事。

可曾记得,美丽的莲花山上,

养蚕姑娘俏丽的身影,

悦耳的歌声仿佛犹在耳边响起。

可曾记得,知青教师的课堂上,

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

那里的乡亲们如火的深情厚谊。

说不完的过往,道不尽的情意。

那段五味杂陈的日子,

把我们的情缘结在了一起。

为了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今天,我们又聚在了一起!

相聚短暂,难舍难离,

今天的相聚我们的心再次连在一起。

擦干眼泪,不要哭泣,

就如我们下乡的相识,返城的分离,

今天我们不是依然聚在了一起?!

珍惜吧!大荒情缘,

珍重吧!亲爱的荒友,

莫负绚丽的晚霞、温暖的夕阳,

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聚!


2017、5、9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