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春播絮言  

2017-06-11 10:30:3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原乡人《春播絮言》

       春播絮言     

    我们不会忘记,希望后来人能了解我们的过去,给他们以启迪。-----题记

                                                                    

   拖拉机的轰鸣声惊醒了冰封的大地。为抢时播种延长作物生长期,机车拖拽用树枝编成的宽宽的树排,(当地人叫它耢子)在广袤的大地驰骋,加速残雪的融化,几辆机车并排而行,卷起雪浪露出黑土,还真有些舰艇乘风破浪的壮观!

   我们分场百分之八十种的是小麦,其余的是大豆、玉米、谷子。交国家的主要是小麦,大豆留一部分加工油,其它作物一般用来做饲料。

   小麦播种前有两项重要的准备工作,制肥、拌种。制作颗粒肥是用土肥加配比的尿素、二胺在一起搅拌 ,洒适量的水刚好能形成颗粒。虽然味道不好还挺累,但与之拌种比那还算幸福的。拌种时先把小麦从粮囤中一麻袋一麻袋的运出来,再用大撮子装进拌种器(一大油桶开个方口,做个门,中心一轴连接桶两端的之字形摇臂)加入农药(六六粉),两人用力摇直至拌匀,打开门放出麦种,再装麻袋。呛的人睁不开眼睛,戴着口罩也不管用。下班后个个眼睛像兔子,喉咙干得直恶心,身上汗与农药混合成粉红色的泥。当时就想啊,只要不干这活,让我干啥都愿意。但还是要坚持,十几天的如年度日。

  清明忙种麦在北大荒并不适用,一般都在四月中旬左右。天气依然很冷,在那里衣服利用率最高的是棉衣,从十月早晚到五月都离不开。地头堆着麦种、颗粒肥,几人站在往返的机车播种机上,监视不让堵塞,不然就会断苗和漏肥,鼻涕冻出老长,挂上扬起的泥土~~~~~到地头与负责往播种机上加种、肥 的人轮换是最惬意的时候,可以躺在麻袋上小息一会儿。整个播种期间,只要不上冻机器就不停。

  大豆、玉米播种大致如此。

  最令人难忘的是谷子播种,由拖拉机牵引着七八个耲耙(两条1.5米木方做脚,间距80公分平行地面,前头翘起减少摩擦。两脚各有4根80公分立柱,上边拉有横竖木方形成方框,像雪地爬犁。框中距地面有45度角的铁犁,可以破土。耲耙左上方有一立柱用做扶手,两脚下边栓两条长绳和一个叫小拉的u形木头连在一起,像牛拉车脖子上的牛样子,是为种子盖土的。)

  还有一种工具是播种的点葫芦。用一米来长10公分宽的薄木板钉成长方筒,一端封口,在封口上方2公分处开一口,三面用蒿草捆扎(以防种子被风吹跑),另一端套上装种子的布袋跨在肩上(见过红军的干粮袋吧),用一小木棍有节奏地敲打木筒,种子在震动下撒在地里。

  不知费力地说明白没有,但绝非多余。

  一台拖拉机牵引8个耲耙,每个有一人扶着以防跑偏,一人点葫芦播种,一人跟进施肥,一人扶小拉,后面有四五个人踩格子(种子盖上土后,要踩实,防止漏风干燥),六七十人一台机车行进,卷起团团黑尘,人在里面如腾云驾雾,可谓壮观!下班时每个人身上厚厚的尘土,脸上、眼窝、鼻孔都糊着水泥。

   尽管如此,还是年复一年的播种希望的种子,希冀金秋的收获。

   没有情感的抒发,没有感慨的絮叨,也不知这是不是艰苦,就是难以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