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望与更多的永丰人交流与分享

xiwangyugyongfengren jiaoliu yu fenxiang

 
 
 

日志

 
 

情热酒酣忆旧时  

2017-07-09 16:51:58|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知青《情热酒酣忆旧时》

——七三年知青重返石沟三队看望父老乡亲侧记

折瑞兵


2017年5月21日,星期天。晨起,在我家休养的83岁的老母亲突然说:“住在你这鸽子笼般的家属楼里,我和死蛇一样软了。我要回折家湾。”闻言,我赶紧联系二哥,让他开车把母亲送回去。

车驶进老家院子,发现家里来了好多人,原来是1973年插队的知青回来了。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我脑子里立刻出现桑淮、刘安明、关利海、梁喜同、张凤珍、单玉娣、张凤英、曹秀云等一连串名字。我努力检索四十几年前的孩童记忆,试图和眼前的客人一一对上号。

情热酒酣忆旧时 - 知青 -  

四十三年啦!这是一个经过巨大变迁的时间历程,也是一个不短的生命过程。当年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大姑娘,花儿一般的年纪,居住在省城兰州,硬是被时代洪流挟裹着,离开父母,一头扎进折家湾这个穷山沟,和社员一起劳动,过起了和当地农民一样的生活。三易寒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折家湾的山梁沟谷、条条块块的土地上,留下他(她)们年轻的足迹,洒下他(她)们辛勤的汗水。一茬茬种了收、收了种的庄稼见证了这段特殊的经历。尤其是背个背篼往王山坪上送粪,陡峭的山路,上坡时脖颈伸展得和咕噜雁一般,嗓子眼里直冒火。就是在这汗水与泪水交织、穷苦和欢欣俱存的劳作过程中,这些知青和生产队的社员缔结下深厚的情意。追昔抚今,当时的青春年少如今均已过了耳顺之年,幻化成拖家带口的爷爷奶奶。“忽忆旧乡头已白”,岁月在每个人的脸上都镌刻下深深的印痕,也在大伙儿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随后村支书、主任和文书来了。一些乡亲闻讯,像过年一样,换上干净衣服,喜冲冲前来和亲人一般的知青叙旧情、话温凉。

“1973年知青重返石沟看望父老乡亲”的红色横幅挂起来了,上面有知青的签名,孙兰亭的名字画着黑框。“东蓠苑”农家乐的桌上摆满瓜子、糖果。春花甫退,夏绿盛行,折家湾的青山和即将收割的油菜、小麦见证了这场阔别四十三年的聚会。“促席延故老,挥觞道平素。”凉亭里,九位知青俨然久别重逢的游子,和乡亲们手拉手互诉衷肠。菜肴上桌,酒助热情,五瓶白酒下肚,情绪也抵达沸点。问及某某,已然故去,而知青中孙兰亭也已作古三十年矣。言至动情处,老乡知青相拥而泣,哇哇不能自已。

我呢,当年七八岁不谙世事鼻涕常流的小屁孩,如今也过了知天命之年。二哥、我、罗威信、折志超今天甘愿为大家服务,让大伙儿喝个痛快,玩得尽兴。这是一场由盛情和岁月酿造的醇醪,不妨敞开肺腑沉醉一场。这不,素常不沾酒的张凤珍喝得不省人事,合影的时候醉得站不起来。

下午五点,知青和乡亲们依依惜别。

随后汽车进城,出南街,上山进入锦绣玉轩度假村。站在绿意盎然的南山高处,成县城尽收眼底。吃饭的时候,特意点了酸菜搅团、锅巴馍馍、烤洋芋等食品。知青连连称赞,说有当年的味道。

回宾馆,热情不减,继续谝闲传。我这才知道,他(她)们这次在省城聚齐启程来成县实属不易。桑淮的妻崴脚住院,他都买了车票要回北京,因为这场聚会,把票退了;梁喜同丢开手头的生意毅然前往;张凤珍平时在四川,这次到兰州看望兄长,凑巧碰到一起;“吉人之辞寡”,从来就不咋爱说话的王静坤说,有一年腊月,她和张凤英回家过年,由于雪太大,成县到天水的班车停发,她俩只能从县城踏着一尺厚的积雪徒步返回折家湾,而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脚冻肿了,知青点上到处冰凉,不得已,她俩就敲开我奶奶的房门。奶奶见状,靠实晚饭已吃过之后连忙招呼她俩上热炕;关利海和孙兰亭常到我家蹭饭吃。有一次,奶奶刚舀的一盒饭,关利海用两根筷子挑着,不慎滑落,饭洒在地上。他满面愧色,奶奶安慰他,笑着说:“狗娃哟,来,我给你重舀。”关利海拿了家里的两只大头翻毛皮鞋送给我父亲,到最后才发现两只不一般大,原来行前他匆忙中把哥哥弟弟的鞋各拿了一只。下一次回家,他硬是把大而苯重的皮鞋重新换回来。关利海还跳入三四米深的机井中捞人;单玉娣说,自己常到我三爸家帮忙抱小孩,而三娘则给她做饭吃;知青中张凤珍最能干,女的数她走得最迟。折志强说,有一次张凤珍叫他做伴到泥阳镇赶集,还为他买了一碗面吃。哎哟,那个香啊!我记得张凤英住知青点第一个屋,有一次去她那儿玩,她睡意矇眬从床上坐起来,一股异样、迷蒙而又具诱惑力的香味使小小少年感觉奇异;刘安明说的一件事可把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话说有一次,他眼看着公社知青办的周某某给他写下这样的评语,“该同志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安明知道如此评语入档可能造成的结果,情急之下,他抓住其人的衣襟厉声质问,并推搡了几下。这样做的后果是推迟返城一年。刘安明还说,你们折家对我们知青有恩啊!我说就当时那个条件,奶奶她们只能做出最基本的。其实,恰恰就是这种贫困时期最基本的付出,就像雪中送炭一样,显现出人性的善良和温暖,昭示出纯朴敦厚的生命光华。《诗经》上有一句“德輶如毛,民鲜克举之”,意思是说施行仁德就像捡起羽毛一样轻而易举,可人们却很少能做到。

回家睡觉,天预雨闷热难当,再加上酒精作用意念翻腾,恍恍惚惚中我在手机上写出下面的句子:

1973年知青重返石沟三队看望父老乡亲有感

其一

十八九岁意懵懵,离家别口到农村。

鬓发斑白寻旧地,犹是青春梦里人。


其二

梦里依稀回故园,年夙愿了心间。

忆及当日伤情处,老乡知青泪涟涟。


其三

末路穷途奈何天,上山下乡解危难。

足冻天寒无觅处,农家热炕暖心田。


其四

山涧溪水日夕流,春来冬去意悠悠。

伤心最是生死别,墓木久拱难问候。

凌晨,雨声入梦,天亮不息。上班后我快速处理完手头工作,溜到宾馆,和哥儿姐们继续谝。一会儿,赤脚医生出身且行医多年的大哥打来电话,说他给四位知青的中草药连夜炮制好了,他要拿下来,并当面向他(她)们叮嘱禁忌及注意事项。中午,知青坚留我们兄弟吃饭。饭后,沿东河绿化带看县城风貌。

至宾馆门前,才知道折家湾的村民燃燃子已在这里徘徊良久,她申言自己想多看知青一眼。

雨渐息,堂妹秋艳也安排好去西狭的行程。

由于这场雨比较大,西狭涨水,再考虑到易于落石的因素,景区关闭。秋艳向上级领导说明知青返乡的情况,领导也受感动,遂特许开门,并安排公交车一路开到景区门口。

举目望去,从大门到展馆,粗犷、雄健、大气的汉代建筑风格扑面而来。先前溪涧的涓涓清流,今天因涨水而浑浊。正因为此,前方一分为二蔚为壮观的瀑布,抛却往日淑女一般的娟秀婀娜,而呈现出阳刚宏伟之气势。

跨列石,履栈道,登吊桥,过便道,一路行来,可乐坏了这帮知青。

秋艳不仅是今天的领队,还兼导游,她不时为客人讲解各处景点,特别是《西狭颂》摩崖石刻和五瑞图汉画的相关知识。让我诧异的是,知青在成县呆了三年,他(她)们竟连这黄龙潭都没来过。其实,回过头来想,1973年的大部分人,一天连吃饱肚子都成问题,出行就是靠腿,要远行只能作云间想。

回到大门口等车的时候,秋艳倒来热水,大家俱为这位1974年出生的妹子点赞。

一路东向,开车的师父也被知青这重情重义的行为感染。

进城,三位兄长已在酒店迎候。酒酣情热,我们首先为这批知青这么多年还惦记着乡亲,并且能够克服困难组织到一起回来看看而感动。此次活动,在这“世味年来薄似纱”的当今社会愈加显得难能可贵。席间,知青津津乐道我奶奶方方面面的好,乐道三爸在他(她)们这次刚来时等候两小时,乐道我们兄弟姊妹的盛情款待和周到安排;我们兄弟也分别讲述了记忆中有关知青的过往趣闻,二哥则忆及自己幼年凄惨的生活经历;我是耳听目视,用心体会这次知青返乡活动的处处细节,准备日后写出文章,为此次行程壮威、助兴;秋艳讲,自己当年还是个婴儿,后来不时听闻大人们讲知青的故事,她能为自己生命中早就存在,那么亲近,今天才得以谋面的人服务感到荣幸。

晚宴情深意浓,大伙儿不忍心告别。

从二十日下午五点踏上成县的土地,到二十三日晨九点半离开,知青的这次返乡之旅就是区区六十四个小时,时间确实很短。可我们大家共同经历了一场情感教育,熬过阴霾见青天的教育,感恩的教育,爱的教育。“燕子飞来还忆旧”,人性中仁爱、善良、朴实、知恩、报答的情愫,在这两天半的时间里,在这些够哥儿们、讲义气的兄长姐姐身上有着充分的展现。同样,他(她)们从村民身上,特别是从我奶奶、父辈到我们一代人身上,看到一个家族朴素的民胞物与的品质和一以贯之的优良。而这些,正是我们一定要坚持和传承的,也是人性中富于魅力,独具魂魄,也最吸引人的地方。

2017年5月24日于水堂


知青四十三年返乡感赋

折瑞兵

小麦青青,油菜鹅黄

坠满果实的枝杈上

喜鹊欢歌,唤醒

小山村静谧而嫩绿的朝阳

 

沉寂的山沟

被一场重逢打破

噙住泪,噙住

往日的沧桑

把一切经历都化作感激,化作

笑脸,呈现给收留过青春的村庄

激动如沸腾的水

热切是重逢的目光

掐掐自己,这不是梦吧

四十三年的朝思暮想

 

有的人去世了,思念还在

旧房子消失了,记忆还在

时间过去了,生活还在

北山头削平了,航班会来

摩挲老树,凝望远方

一座座峰峦都记得熟悉的脸庞

那一汪清清的井水

是岁月的明眸

似母亲的柔肠

养育着一切生灵和过往

脚底下厚实的土地

是宏阔而宽广的胸膛

似父亲有力的肩膀

背负起长长的

重重的时光

 

2017年5月26日于水堂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